苦旅漫游

李易峰陈伟霆

【卜洋】咖啡与香烟 番外

greyyyairplaneee:

半性转!!!瞩目!!!





【洋性转】
不喜欢的就在这里停下吧吧!
不要互相伤害啦!🙅


这一篇 洋哥本哥出现了!


王大拿视角。




ps 王大拿是确有其人的哈哈哈哈 


我在写文的时候觉得需要一个这样的人物 


就在群里问了 大拿是凭手速抢到的机会 







Il caffè e la sigaretta

咖啡与香烟




前文:ch1 ch2 ch3 ch3.5🚗 ch4 ch5


彩蛋:关于咖啡与香烟




番外:




王大拿最近这段时间,产生了新的口头禅。


啊,人生啊。


要说王大拿的人生也算不上顺风顺水,好歹波澜不惊地活到二十多,大学毕业以后的第一个工作做了挺长时间,薪水什么的也都还不错。




就是得上了一个职业病,打喷嚏。




每天的人生不是当面被嘲讽,就是背后被骂。生活压力很大了。


更别提卜凡和李真央交往以后了。


简直是双倍的压力和嘲讽。


但是又不能不做,现在找工作多难啊,信用卡也透支地差不多了,还能辞了不成?只好咬紧牙关做下去了。




啊,人生啊。




正在后台和其他工作人员交换名片的时候,被李真央大声喊着:“王大拿!”。


靠优雅的英文名行走江湖的王助理,僵硬着回头。


撂下身后偷笑的其他经纪人,向着她美貌优雅的kiwi姐走去。


刚走近就被李真央按住疯狂揉头。


“你哥人呢?”


“…更衣室呢。”


“走走走,去找他。”


您去就去呗,干嘛拖着我,好不容易才脱离魔窟。王大拿腹诽。




这次的活动是个时尚盛典,请的人多又杂,还有许多偶像团体和明星什么的。王大拿故意蹭出来和其他的工作人员搞好关系,以免以后有用。


休息室很大,里面各种咖位的人也都有,安排给卜凡的座位还算挺宽敞。此时卜凡已经弄好妆发,让他在吃饭。王大拿才得闲。


此时被李真央搂着脖子挟持进了休息室,一眼就看到卜凡座位旁围了一圈人。




王大拿脑袋里的保姆铃疯狂作响,赶紧小碎步跑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


一过去看到卜凡正和一个高个儿大帅哥怒目相对,两个人都站起来了。王大拿赶紧冲过去挡在两人之间。


因为自家老板又高又凶,去掉内心的感情因素平心而论也很帅(。),王大拿在这个圈子也很少发花痴。可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是惊艳到她了,个头比卜凡矮不了多少,身材也很好。




是模特吗?怎么看着还有点眼熟?王大拿的小脑袋瓜儿飞速运转。


李真央也走过来,说出的一句话,王大拿突然明白了这位帅哥为何眼熟。


“哥?你怎么在这?”




后台的人们本来只是偷偷在往这边看,此时都整齐的扭过头来,直盯着风暴中心的三个人。


以及被192 188 178的三人团团包围住已经被挡的看不见的,163的王大拿。




啊,人生啊。




等王大拿理智回归以后,赶紧把三人全都扯出来。


“对不起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先替我们凡哥给您道个歉…他没有坏心的,肯定不是故意的…不好意思啊。”


王大拿给高个儿帅哥狠狠一鞠躬,


先给您表演一个五十米滑跪总是没有错的。


王大拿抬起头,大帅哥却笑了。


“没有关系,都是小事。你好,我是木子洋。”




木子洋?不是很红的那个爱豆吗…


王大拿赶紧去握木子洋伸出来的手。


不过哪有爱豆跟助理自我介绍的…


王大拿赶紧伸手介绍自家艺人。“您好您好,这是我们家Katto,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鞠躬递名片,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


应该没事了吧,王大拿心想。


结果人家哼了一声,“我知道。”




李真央站在旁边叫了一声哥,木子洋一摆手让她住了嘴。


行,看来这事儿不简单。王大拿赶紧闭嘴,后撤一步。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你好啊,卜凡。我也是李真央的双胞胎哥哥。”


木子洋把这句话说的抑扬顿挫,就是有一点咬牙切齿的感觉。


可以感觉到卜凡在那一瞬间怂了一下,瞳孔颤动了一下。王大拿心里突然爽了。


卜凡伸出手去和木子洋握手,木子洋却把手收回来了。




“哥…”李真央扯了扯木子洋。


“就是这小子吧?就因为这么个看着就不灵光的大高个儿,半夜打电话给我哭?”木子洋抱着手臂,盯着卜凡。


卜凡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


您自己不是大高个儿?王大拿想。




卜凡诧异地在李真央和木子洋之间瞟来瞟去。


李真央慌张了,想去捂洋哥的嘴,被亲哥一个巴掌按下来了。


“我跟你说,从他刚刚吃我碗里的水果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这个人呐,很一般。”


王大拿心里翻了八百个白眼,敢情就因为吃了一块水果结下梁子了。




卜凡原本还算乖巧地闭嘴,这会儿又没忍住。


“我不是说了对不起了吗?我哪能知道那是你的啊?再说不是把我的那盒赔给你了吗??”


王大拿和李真央挤到两人中间。


“你那盒有葡萄吗!全是哈密瓜!谁稀罕啊!”


李真央大喊:“闹什么闹,我给你们俩一人买一车行了吧!”




王大拿拽住卜凡,踢了他一脚,悄悄说:“这可是大舅子!还有一堆人在这看笑话呢!你可给我长点心吧!”


卜凡突然顿悟,两人都哼了一声,不再吵吵。


卜凡不停瞟木子洋,木子洋倒是气呼呼地不愿意说话。李真央拉着木子洋叫他,“哥你这么大气的人不至于吧…”木子洋也不理。


王大拿看周围不停向着这边张望的人越来越多,要是事情闹大了被公司知道,别说扣工资了,自己说不定都得滚蛋,实在是没办法了。


算了,反正也不要脸了。




王大拿鼓起勇气,向着木子洋。


“呃…我把我的赔给你吧。我那盒里面全是葡萄。”


木子洋低头看着王大拿急得通红的脸。


“真的!我一会儿洗的干干净净拿去给您吃好不?您就行行好,有什么回去吵,行不行?您要打架我给您搭擂台,只要不打脸,你把卜凡按在地上捶我都为您摇旗呐喊,行不?”




木子洋噗嗤一声笑了,揉了揉王大拿的头发。


“好呀,小助理。每一颗都要洗的干干净净的哦”


王大拿呆愣愣地抬头望着木子洋。




真是亲兄妹,真的会撩,就是性格有点差。


不过,真帅啊。


啊,人生啊。



李洋走肾不走心

melon:


黑化风骚人渣受李洋。


前篇: http://baird187.lofter.com/post/1f708a5d_12cd3af9


听说你们想要干死李洋,那么本章没润滑。


废话不多说来吧上床,我的描写并不淫荡:
https://shimo.im/docs/uu71lQM3U4UwnzLu


防封


补档一: https://shimo.im/docs/MgUa7NnJ2qQZSzcL


补档二: https://shimo.im/docs/yy7aytl8ugAOrUZv


谨以此篇献给叫嚣着我再不更就砍我的某个小可爱。

第一张真的!!!值得我心中的c位!

糯糯睡不醒_:

一直忘记搬过来的动手小快乐,期待今日正主可以发糖!!!

【卜洋】幸运E

洗牌游戏:

想吃糖了 就
自己写了



0
“其实我也没有奢望上帝在关键时刻可以帮我一把什么的,只希望他玩累了能放过我。”



01
如果每个人全都有角色属性,那卜凡该是个幸运E。不得不说,他实在运气不好。
简单和你介绍一下22岁的他的人生。

中考差一分和家门口的报考高中擦肩而过,家里找的人走关系也没赶上最后一个名额,他们又是取消借读生的第一届学生,迫不得已,他上了一个私立高中。
私立高中统一授课美术基础的时候,卜凡后知后觉的爆了水痘,被隔离在家了快一个月。回学校完美错过了上课,所以他直到现在素描也只会一个铅笔量比例,在满教室沙沙的铅笔声里格格不入。
成绩不好只能艺考。美术不行就走了模特,毕竟他192的个子,拿到天津工业大学艺考成绩的时候,他还开心了一下,专业第一,牛逼。
结果高考成绩距离录取线又差一分,退而求其次,去了北京服装学院。
平常生活里那种“他不去上课就被点名”“东西忘拿从来没人送回来”“车棚里那么多自行车他的丢了好几次”之类的,好像也不算什么了。
每次听到什么“看运气吧”之类的话,卜凡就会抬手摸摸后脑勺,露出几分无可奈何的笑容,心里先接受了最坏的那个结果,反正,坏不过这个。
卜凡尽管运气不好,但是他心态好啊。


02
其实也不是一直心态好的。
十六岁的他坐在教室的一堆画板里发呆,身无长技又无所钟爱,不理想的成绩和垃圾学校。卜凡盯着手里削好的3B铅笔,一下午了还没有画出个像样的立方体,什么明暗虚实的,和自己的未来一样茫然。
当时的心态是爆炸的。
甚至“你好,我是卜凡凡1996年4月13日,男孩,本人左耳有一个拴马桩,人说有福,可是我运气一直都不好,能帮我算算以后的运势吗?”
求神拜佛,网络上的话到了2018年也没给他回复。
幸运E人设不倒。

小学的时候个子长的快,蹭蹭蹭成了班里最高的人,大脑发育大概没跟上?总之成了被人欺负的傻大个,家门口被人扬了一嘴沙子的他忍不住放声大哭。
妈妈和他说:“以后难过的事情会有很多,别人骂你,你笑着听着就行。”
后来他倒没被人指着鼻子再骂过,只是上帝好像把他的人生调到了高难度,然后给他扔下一副新手套装就走了。

事实证明,爱笑的男孩子运气也没有变好。卜凡摸摸后脑勺,接受现实弯腰捡起了新手套装。


03
“不是吧我的天…你这过的太惨了…”李振洋听卜凡轻描淡写概括的二十年,皱着眉咋舌:“不行小凡凡,你太惨了,就冲这个我也得敬你一杯。”
“连我妈都妥协叫我卜凡了,哥你能不能放过小凡凡?”卜凡没好气儿的干了这杯酒,朝李振洋嚷嚷。

用卜凡妈妈的话说,早知道他运气这么差,就由着他把名字改了。越长大改名牵扯的手续档案越多,最后也没改成。但起码口头上妥协了,是卜凡不是卜凡凡。
当然,卜凡也没指望名字真的能改成。
什么得偿所愿失而复得虚惊一场,这种对运气要求太高的成语,卜凡一次都没有体验过,在考试前背过它们的意思就好。

“行,小凡,你以后就跟着我混!我告诉你,北服南北坡都要服洋哥!”也不知道是酒精上了头还是真的被卜凡惨到了,李振洋举着手里的烤鸡心信誓旦旦。
“哥哥哟,你还是叫我小凡凡吧。”卜凡不信会有人帮衬着自己,哪有这么好的运气。

北京哪个胡同巷子里的路灯底下,两个不修边幅拖鞋大裤衩的男孩子,缩着手脚坐在小马扎上,喝着酒吃着烤肉,时不时抬手挥挥蚊子。
卜凡把这话和蚊子一起,不知道挥到了哪个犄角旮旯。


04
过了几天,接到李振洋的电话:“嘛呢?别在宿舍打游戏了,洋哥带你去见见世面去。”

工体震耳朵的环境里,李振洋凑到卜凡耳边扯着嗓子给他介绍了一圈人。昏暗的灯光里他一张脸也没记住,但挨个介绍过去,还是把微信都加了一遍,在李振洋的逼迫下。
“这我凡弟弟!”卜凡最后架着喝多了的李振洋往回走的时候,李振洋还在和朋友嘟囔:“小学弟,我老乡!我凡弟弟!”
“你是李振洋弟弟就是我龙哥的弟弟,以后!以后都一家人!有啥事儿找我!”那个朋友也喝多了,醉醺醺的酒气。
“好好好谢谢龙哥,咱打车回去。”
“一家人客气什么!别和你龙哥客气!”

总算把喝醉的李振洋放进出租车,司机师傅警惕的盯着后视镜,生怕他一个不舒服吐车上。
“唔…”喉咙滚动的声音,李振洋捂着嘴要吐的架势。
“哎你找个东西接着啊,别给我吐车上!哎哎哎我座位后面有袋子…”捂着李振洋的嘴,剩下的那只手翻着袋子。
“呕…咳咳…”卜凡拍着后背给他顺气

在司机师傅一脸嫌弃的表情里终于下了车,卜凡一手提着酸臭的呕吐物一手架着走猫步的李振洋,这才有了些真实感。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一天天的糟心日子。
扔个垃圾的功夫,喝多的人已经扭着跨哼着曲儿自己往前走了,卜凡在后面看着,没来由的想到一个词
“摇曳”
是自己养过的猫,踮着脚慢悠悠的溜达。
也是世纪初电视剧里的夜上海,扇子挡了半边脸的舞女。哪里像刚刚趴在自己身上吐的狼狈的人。

“小凡凡…”衣服也不好好穿了,外套松垮的从肩膀滑下去挂在腰上,扭过头找卜凡
卜凡快走几步上去给他把外套领子提回去:“洋哥你哪个寝室的?”
李振洋反应了一下:“624”
大爷的。还得把这个喝多了的人架上六楼。
“凡子我腿软了…”
“小凡我爬不动了…”
“小凡凡我想睡觉……”
到六楼的时候卜凡要被李振洋烦死了,怎么这么能叨逼叨,一路嘴没带停的,重心几乎都压在自己身上,酒味熏得卜凡头疼。

“钥匙呢?”靠在门上的李振洋眼睛眨了眨:“没带。”
卧槽?卜凡看看门上的锁再看看楼梯间:“哥你别闹,你没钥匙你回来干嘛?”
“你问我哪个寝室的啊…”
理直气壮的噎死了卜凡,直接伸手翻了翻李振洋口袋,一无所获。
“小凡凡,我累了。”没阻止卜凡的动作,和他抽走的手一起,一米八八的人面条似的顺着门滑到地上,临了还抬眼瞥了一下他。
“你起来,你别给我整这套。”一个弯腰去抓地上人的胳膊,一个在地上扭来扭去的躲。
“我困了!我要睡了!”耍赖的不动了。装睡。
哎他妈喝完酒是智障吗?“起来去我宿舍睡。”
“几零几?我不爬楼梯!没力气”
“612”
弹起来奔向卜凡寝室。


05
每个游戏里都有大大小小的妖魔鬼怪,一路过关斩将才能升级获胜。而卜凡有幸运E属性加成,他感觉自己遇到了日常任务里的bug。
bug还在自己床上睡着呢,卜凡洗完衣服回来看着蒙着自己被子睡的正香的人心情复杂。
上帝啊,你玩的差不多就放过我吧……

bug,不是,李振洋醒了。
头很疼,昨儿带着小学弟去见了一圈服设的朋友,玩嗨了。
抱着被子坐起来,李振洋才感觉环境不熟悉。
“喝点蜂蜜水。”卜凡伸手递过去。
“不喝。没刷牙。”李振洋一张嘴就能闻到宿醉的那种酒臭味,腐烂发酵的感觉,厌恶的皱起眉。
“哎哥哥,那么你还有洁癖了?”卜凡乐了,趴床边的栏杆上
刚睡醒还不太清醒,李振洋揉了揉脸,没接话。
北服男模最事儿李振洋,了解一下。

“你去看看我寝室开门没有。”李振洋很想回去洗漱了
颠颠儿跑出去,在走廊上喊了一句:“洋哥,开门了。”
海蛎子味儿,带回声。
李振洋落在地上还有点飘,鞋也不穿踩着往外走,路过回来的卜凡还拍拍他的肩,比了个大拇指。

真棒,bug认证了我的幸运E。
个屁

再见到李振洋是几天之后的事儿了,其间遇到了几个那天晚上昏暗光线下认识的人,还是对方先打招呼卜凡才反应过来。
不过还好,都叫他“卜凡”或者“学弟”。
除了,“小凡凡”去食堂的路上听到了轻飘飘的一句招呼,生生定住了。
“洋哥”bug,卜凡心里加了一句。

眼见着他慢悠悠溜达到自己身边,卜凡上下打量也看不出他喝醉了的无赖架势。
“看我干嘛,爱上你洋哥了?”走近了李振洋笑骂了句:“走,洋哥请你吃饭去。”
“为啥?”
“那天我喝断片了,你送我回来不是?走走走吃饭去。洋哥请,想吃啥吃啥。”脚步不停的往前走,挥挥手招呼着卜凡。
“不是,哥,你折腾了我一晚上,咱能不吃食堂吗?”
“哎呀,你这就不知道了,卜凡凡同学,食堂可是全国菜系的荟萃…”
“你吐了我一手。”
一个急刹车,李振洋僵硬的扭过头:“我那天晚上睡觉之前洗脸了吗?”
“老子用热毛巾给你擦的脸”咬牙切齿的,这个人的关注点在哪
“小凡凡真好,洋哥没白疼你…”顺毛似的摸了摸卜凡头发,抬腿继续往食堂走。
“你在宿舍门口撒泼打滚要睡在走廊上,我还录…”
“走,步行街新开了一家自助,听说还不错。”


06
卜凡那天是打着饱嗝出来的,宰了水逆表示很开心,认识了他一个多学期第一次吃到他请的客。
李振洋跟在后面一个劲儿地摇头:“小凡凡你变了,你之前不会这么骗我的…”
“哎哥哥,我可没骗你,是你没让我说完的。”

交了钱进餐厅,李振洋第一件事就是要卜凡手机:“密码。”
卜凡伸过去大拇指。
翻了一遍相册和语音备忘录,和那晚上卜凡找钥匙一个反应:“录音呢!视频呢!卜凡凡!”
“略略略!”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巨型儿童,撒了欢的吃。

一报还一报,心里平衡多了,没白忙一晚上。

“小凡凡…”突然开口卜凡还以为腹诽被看破了,慌乱的啊了几声。
“周日有没有事儿?”
“我不跟你去见世面了。”再来几顿自助都不去。
“我学姐的毕设展,想不想走?”
“啊?”进学校还不到一年,走的秀也就是专业里的小打小闹。毕设展,卜凡下意识的摸后脑勺,自己要是毁了学姐的心血…
“啊屁啊?”一巴掌打在后脑勺的手上:“没事儿就跟着你洋哥去。别在这破学校窝着,外面大着呢。”

步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容貌没甚差别;广场中央的LED大屏,投射出流量明星的脸,神彩飞扬。外面吗?
“这个没意思”顺着卜凡目光看过去,李振洋的视线越过大屏高楼落到更远的看不到的地方,带着笑意:“喏,你洋哥以后是在那里走大开的人。”
“嗯?哪儿?”
“米兰。”温柔又笃定,深深的望着那个方向。

“所以米兰是在那个方向吗?”
“我哪儿知道?”
“那你看那边看的一脸认真…嗝~”
“卜凡凡你离我远一点。”
“咋啦?打个嗝不让啦?”
“……”

回了寝室才给李振洋发的消息:“洋哥,那个毕设展我想去。”
“好。”
紧接着一条:“别怂,洋哥罩着你!”能想象到单手掐腰拇指朝天的得瑟样。
是烧烤摊上的信誓旦旦,旦旦信誓。


07
“姐!………这我凡弟弟,…”
“小凡,过来…叫文哥…”
“学弟,卜凡…”

毕设展走的很成功,拿到衣服的时候卜凡才意识到,李振洋是提前打过招呼带自己来的,拉链连起了两件衣服,学长带学弟。两个人的关系被拉链严丝合缝的拢在一起,前面的路便是两个人同行了。
算是大学初秀的卜凡只需要安稳一步步跟着他的脚步往前走,踩点节拍间距定点位置,李振洋在他前面一一示范。
甚至后台换衣服的手忙脚乱里还有心思恍惚,就这么轻松过去了?水逆好像还挺靠谱…
不对,是李振洋真的是一副要帮衬他的架势,或者说是提携指点。

温顺的被拉进了李振洋的生活圈,重合他的人际,更多的资源去走秀,被他拉着去见见学校外面的世界。
益处是绝对的,手把手的纠正台步和真正在T台上的机会,学长学姐私心把他放在小开小闭,比不得李振洋那么优秀,但也是一步步跟着他在往前走。

“李振洋的前路是米兰,卜凡的前路是李振洋。”
卜凡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句话,早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改的态度,心服口服的跟着李振洋健身,练台步跑被自己随手挥到哪个犄角旮旯的话蒸腾着成了光。
他像是在追着一束光,光也在等着他。


08
“喂妈,嗯我这都挺好的…”
“哎哟真挺好的,你们身体怎么样?”
“嗯啊,别操心我了,不用接我,我带个学长回去玩玩青岛…”
“拜拜挂了”

卜凡挂了电话忍不住摇头笑,隔着电话也能想到妈妈皱着眉一遍遍确认自己这里的近况的样子,估计挂了电话也会不放心的再和爸爸说几句他。
再往上的聊天记录就是他给家里发的走秀照片,之前还没有意识到,居然攒下来也有了这么多。
“自我欣赏呢?”
日常不带钥匙的李振洋心安理得赖在卜凡寝室。长腿一伸占了他的床,卜凡就搬个椅子靠着床头坐。
熟起来卜凡才意识到这个人喝醉了的状态就是本性,懒洋洋欠嗖嗖,一言不合就动手…在卜凡肩膀后背上落下几拳,不轻不重的小孩子似的故作凶狠。
“嘿你这个人,我看个手机你也得窥屏?”话虽然这么说,也没躲闪甚至还把手机往床边偏了偏。
“这是11级那次,你看你那个时候的定点…”李振洋手指往下翻了翻:“你再看最近这次。”
屏幕上的照片过的快了些,各式各样的衣服看的眼花,卜凡竟然觉得瘦高身型和眉眼和记忆里的人影有些重叠,越来越像他。
眼神离开手机盯着床上叨逼叨的李振洋。
“看我干嘛,看照片。给你上课呢。”敲敲屏幕瞪了他一眼。

哎上帝啊,感谢你听到了我的愿望。

—TBC—

[卜洋] 真相是真(一发完)

齐念棠:

真相是真

*没有真相,只是故事

(一)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再简陋潦草却始终让我沉迷”
“我身边只有一个他 却敢去没天光的 疯狂梦境”

卜凡喜欢叠着字儿的喊李振洋。

最开始是校园里打个照面遥遥招手,192的个子微微踮脚,眼角眉梢都是飞扬的笑,中和深刻五官裹挟的英气。
“嘿,哥哥。”


相熟后三五搭伙儿一起玩儿,名正言顺的形影不离,卜凡等着李振洋下课,在背风处点烟懒懒倚在墙角,铃声一起,瞄到李振洋的同学擦着自个儿往外窜,整个北服跟卜凡但凡打过照面三两句就能被他唠成熟人,也就亲热揽着肩膀捞回来。

“诶,我哥哥呢?”

对方脚下生风,头也不抬:“哪个哥哥?”
他瞄到李振洋掩在人群里的衣摆一角,目光随着那方灰色移动,语气坦然:“我就一个哥哥。”

公司拐了一个大模,没成想还买一赠一,还没毕业的男孩子不笑,眉心稍稍蹙着打量陌生环境,唇角也是冷而硬的弧,五官锋利,面色不善,李振洋环着臂,抬脚就轻车熟路的轻轻踹他小腿:“怕疼又怕苦的小屁孩子,回家乖乖读书吧。”

卜凡回神儿,佯装嫌弃的眉眼皱成一团,信口抱怨:“你咋这么埋汰。”插科打诨下,他偷偷打量李振洋,对方依旧懒懒洋洋,没型没款逮着张沙发就四仰八叉。

卜凡目光执拗探寻李振洋眼底闪动着的那一点光,是离经叛道,是一意孤行,他将要独自振翅去没有天光的,疯狂梦境。

压在心口的石头突然湮灭,他的哥哥是炬火,在幽暗处悠悠的亮,他惧怕于张牙舞爪的黑暗吞噬这点火光,又因这光而无畏于黑暗中栖息的沼泽猛兽。

卜凡俯身撩开李洋额前碎发,另手撑在沙发扶手,他笨拙鲁莽的只想想把这点火光拢在掌心,少年人赤诚目光忽就铺在李振洋面前,让他措不及防,只好怔怔。他想起和他哥走过的秀,每一场都是李振洋在前,他在后,他哥的背影就凝成小小的一点,刻进他眼里,走再大的秀他也没怎么紧张,只要跟着他哥,步调一致。

“哥哥,我决定好了。”

“还有啊,你这刘海该剪了吧,丑死了。”

(二)
“是他陪我流血破皮 陪我失眠时交换回忆”
“也因他成就我 换别人就失去结局。”

两个模特,岁数也不小,支棱着长胳膊长腿,被经纪人踩在膝盖上压腿,一米九的大男孩,汗水混着泪水黏在脸上,像骨头被掰开重组,痛得他五官皱在一起,压抑不住的呼痛,李振洋这边才遭了一轮,眼眶通红,整个人湿淋淋的像从水里捞出来,站起来的时候腿是软的,摇摇晃晃走过去,挤开经纪人:“我来。”


卜凡的腿抵在墙上,李振洋坐在他大腿根,被他牢牢压进怀里,湿漉漉的一张脸就着这个奇怪动作埋进他颈窝,汗啊泪啊全都蹭在李振洋颈侧,李振洋甚至感受得到他的唇峰,和他呼出的温热气息。
“哥哥。”
他把一句疼死死压进喉咙,李振洋听他唤,摸上他的手腕,紧紧扣上十指,卜凡顾不得力度,攥着掌心的这点安抚,李振洋觉得他们实在靠得太近,连骨头都亲密的因碰撞而低低作响 ,他疑惑,他现在究竟是李振洋还是卜凡胸膛的一根骨,不然怎么连对方的心跳都清晰到犹如在耳。

白天太累,晚上反倒睡不着,卜凡偷摸拿着枕头下藏着烟,火星在黑暗里忽明忽灭,云里雾里最后一口烟屁股被一只手劈头抢走,卜凡头也不抬就知道是谁,李振洋把烟凑到唇边,尼古丁混杂着卜凡唇齿的味道,充斥了他的整个鼻腔,转手把将要燃灭的烟丢出窗外,像流星,拖着短促的尾巴。

“大晚上不睡觉来这儿干嘛,寻思跳楼啊?”
卜凡没搭腔,垂着眼,没头没尾的问:“哥哥,疼不疼啊?”
他疼,他怕,他对未来惴惴不安,在看不到光的黑暗里行走几乎消磨了少年张扬的勇气。
他更怕李振洋疼,更怕李振洋怕。
他哥唇角泛开一点笑,难得态度柔和,微微仰着头,去探卜凡的后脑,像是安抚全然信任自己的狼崽子,他问得没头没尾,自己也答非所问。
“没有退路了。”
卜凡下意识的去握他的手腕,定定直视他的眼睛,不遮不掩横冲,张嘴却是哑然。
“……那就向前走吧,跟我一起。”
他把李振洋安放进未来的繁花似锦里,他对着刚才烟头假装的流星许愿,站上舞台吧,和他一起。


(三)

“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其实不过万分之一”

日夜相伴营造出了唇齿相依的错觉,后来卜凡把这段时光粗浅定义为极冷时的相互取暖。先后来了李英超和岳明辉,阴云开始透出乍破的天光,公司粗略定出道时间,录了专辑,甚至在年尾敲定上一档节目,四个人抱成团的庆祝,卜凡长臂揽着弟弟和岳明辉,只有指尖堪堪触及李振洋的一点肩膀,他纳闷,是什么时候连一个拥抱都这么费力的?

公司取了新的艺名,卜凡语气浮夸的跟李振洋握手,
“你好啊,木子洋,小洋同志!”
李振洋有点恍惚,卜凡对他没大没小的称呼层出不穷,从“小洋”到“洋洋”再到“木子洋”,从前似乎是喊哥哥的,他懒得深究,又是轻车熟路的抬腿踹他:“给你个大嘴巴巴。”

四个人被囫囵打包送进厂,再后来35进20的时候,岳岳和木子洋淘汰,卜凡坐在高位,蹙着眉心,垂下眼,表情一如几百日夜前, 莽撞的问李振洋:“哥哥,你疼不疼?”

镜头织成密不透风的网,舞台追光有些晃他的眼,李振洋身影在眼底一闪而逝,话筒递到手边,他不像从前拼命从李振洋身上索取一点暖,微微翘了唇角,语调沉静:“我们坤音,从不抛弃。”

那些许给天神的愿望,那句伴随火光点亮黑暗的“一起走吧,哥哥”,他从没抛弃,也没有放弃。

最后一场决赛淘汰,小朋友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砸,落在木子洋为他擦泪的手背,有点烫,目光略过现场,大家哭成一团,他竟然找不到卜凡,原本在熙攘人群中,高个子的男孩子会冲他遥遥招手,弟弟的泪灼得他心慌,只好作罢,难得放柔声线充当哥哥角色,一个隐约想法乍的浮现脑海。
卜凡再没有喊他哥哥,似乎是从他唤灵超弟弟开始。

他没有看到,躲在最后一排的男孩子,头垂得低低,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五官又皱成一团,努力抹掉满脸湿漉漉的泪,像是溺水。

(四)



通告,代言,新歌发布。出了厂的日子平坦广阔,偶有阴郁相比从前在黑暗中的压抑苦闷而言也不值一提。遵循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那些惨淡日子与苦痛回忆卜凡和木子洋都闭口不谈,刻意尘封。

卜凡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还未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突然戛然而止,他探究不清看到木子洋时那些莫名其妙突然翻涌的酸楚是什么,只好划清界限退避三舍,把所有心绪打包丢弃。


李振洋和卜凡一起上过的舞台,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凡人早把年少的话抛却记忆角落,天神庇佑,天神铭记。

22岁的卜凡,在众人簇拥下许愿,祝家人,祝自己,祝粉丝,其实还有小小私心留给那些纷杂思绪。
“愿以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24岁的李振洋,生日后众人散去,他躲着经纪人偷偷阳台抽烟,烟屁股从阳台扔下去,像流星,拖着短促的尾巴,他把没来得许的愿望,悄悄告诉流星。
“窗外的暴雨,淋不湿屋外的你,我是暴雨,你还是你。”


22岁前的卜凡喜欢李振洋,李振洋不知道,卜凡自己也不知道。
24岁前的李振洋喜欢卜凡,卜凡不知道,李振洋自己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