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旅漫游

她是否 美丽依旧

【卜鬼】如果他们其中一个是女孩

障碍伤:

*如果卜凡是女孩


*如果小鬼是女孩


昨晚和森森老师 @安眠翡冷脆 开的脑洞。主要是想到了之前流传的“如果卜鬼是男女早就天雷勾地火了”。


---------------------------------------------------------------------------


*如果卜凡是女孩


 


王琳凯作为一个新晋偶像艺人Rapper,应邀去了巴黎时装周。


其实比起奢侈品,王琳凯还是更喜欢潮牌,所以除了第一次去巴黎的激动外,他对时装周也没什么兴趣。外媒根本不认识他,还得傻站半天,换好几套衣服拍照给工作人员发通稿,累死累活。


直到进场看秀的时候才真是休息了一下。


他本来漫不经心地看,同个公司的朱星杰就坐他旁边。像是发现他的走神,戳了戳他。


王琳凯这才悻悻地回过神来,好好把目光移回T台上。


他虽然挺喜欢欧美女人的长相,但是看来看去怎么都长一个样。刚想神游,只见从幕布后走出来一个亚洲面孔。


内双的视线凌厉,好似没有感情,穿了一身黑色长裙,台步又稳,走起路来生风一般。她路过王琳凯旁边时气场依旧,台下的小王长大了嘴,在翩飞的裙摆下,第一次有除了看rap和舞蹈表演以外被震住的感觉。


她裙子带起来的风,吹向王琳凯,那气味都像是香的。


“哇杰哥你看你看!”王琳凯努力把声音降到最低地嚷嚷,“腿贼长,个子贼高,也太好看了吧…”


这个亚洲模特迎面而来的气势,就像…吸血鬼。不对,吸血鬼女王。


“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人。”等那个模特绕完一圈走回后台,他还在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


“是吧,我在杂志上看到过她,”朱星杰这个距离听得很清楚,就接了他的话,“好像叫卜凡凡。”


“杂志上的模特?那挺牛逼的吧。”王琳凯来了兴趣,凑过去听。


“当然了,人家是走蓝血的。”


“蓝血啊,这么厉害,”王琳凯没动脑子顺着说,想了想不对,“蓝血是啥?血是蓝的?”


“就那,”朱星杰小动作指了指台上的模特,“Gucci啊香奶奶之类的。”


“噢。”王琳凯看了看台上的模特,又想了想自己出道以后的经历,对比一下,觉得这些超模估计也看不上自己,人家的恋爱对象不是什么世界富商就是好莱坞明星。差距有点远啊。他这么想着,有些泄气。


小王其人,其实也就十七岁的瞎谈过一次高中生恋爱,和一个特漂亮的姑娘,然后就再也没和女孩子产生过暧昧情愫了。相处得来的都把对方当兄弟,真碰上喜欢的,话都不敢说一句。


这边散了场,王琳凯被领着参加杂志酒会。经纪人领着和几个自己也叫不上名的重要人物合完影,就放他自己闲逛。


王琳凯东拿一块小蛋糕,西顺一块小饼干,周围都是听不懂的语言,也只能干等结束。


他往前走着,一边心不在焉地回头看。突然脚背感到一阵刺痛,“啊—”下意识想大叫,又想起这是重要酒会怕引人注意,硬是哑在了喉咙里。虽然没叫出来,但疼痛还是真实存在的,他痛得小脸都皱在了一起,转过头去看是什么东西袭击他。


转过去后他惊呆了。这不是,不是刚刚那个吸血鬼模特姐姐吗!


卜凡凡有些惊慌,还有些生气,四年模特生涯,从来没想过的低级错误,用高跟鞋踩到别人的脚,竟然在今天实现了。


不过这根本不能怪她。她正和一位法国杂志工作人员聊天,随性地向后退了一小步,哪知道就撞上来这么个冒失鬼。


对面的小鬼,对,一看就是个小鬼,比穿着高跟鞋的她低了多半头,痛得呲牙咧嘴又皱巴巴的小脸,让她本来的气恼莫名其妙凭空消了一半。


“你没事吧?真的很对不起。”她只用看的就知道对方是中国人,出于礼貌当然还是道歉为先。等她说完,这小鬼却像傻了一样,目光呆滞地看着她。


王琳凯惊讶地有一瞬间忘记了疼痛,他没想过能有机会和卜凡凡说话,这么近的距离,这个姐姐,真的好好看啊。他傻张着嘴几秒后回过神来,磕磕巴巴地说:“没,没事。”


卜凡凡愈发觉得对面的小鬼傻乎乎,她也不想麻烦,又再询问一次“真的没事?”得到王琳凯还是呆呆的回复“真的真的”以后,就换到一边和工作人员继续话题。


王琳凯在那一刻脑海里天马行空。卜凡凡和我说话,说明命运的安排我俩有交集,而且我还给Fendi活动站过台,也没那么差劲,我可能还有机会?


 


卜凡凡今年事业还算一帆风顺,走了几场大秀,也上了VOGUE封面,就是MDC排名的位置不上不下,虽然在亚洲模特里成绩也算不错,但总是不甘心。二十二岁,在超模的年纪里不算小了,要么升仙要么flop,全靠这几年激烈竞争。


有事业心的同时真的很不快乐啊。


哎。卜凡凡叹了口气,拿起一根女士雪茄去阳台上点燃。她的酒店在二楼,向下看了眼路边没人,天色又已经暗下来,就任由雪茄灰烬随风飘走不留痕迹。


 


“啊我的Supreme!这啥呀!”


王琳凯在路边哀嚎。他辛辛苦苦地,亲自去排队抢到的新款卫衣,在回酒店路上忍不住停下,从包装袋里拿出来摸摸,却被天上飘下的不知名灰尘烧了几个小洞。


他抬头向上看,刚好和闻声看下来的卜凡凡对了眼。


宝贝,你是我的灾星吧?卜凡凡扶了下额角,发自内心地感到头痛。她用王琳凯能听到的声音喊“我下去,你等等”,然后就飞快套了件外套出去。


卜凡凡随意地踢了双拖鞋,这样他们的视线差不多平视。王琳凯感到脸躁热得慌,觉得这样好像卜凡凡没有那么压迫感,他又想表现得酷一点,不像情窦初开的小学生,于是使劲憋着面无表情。


“对不起弟弟,我的烟灰,”卜凡凡看着他说,“第二次了。”


她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王琳凯手中拿过卫衣,看到上面的小洞,说:“我赔给你。”


然后她拿起钱包正准备打开,却被王琳凯拦住了。她不解地睁大眼睛,听到对方说:“我不要你钱!这是限量版的,你得拿一模一样的给我!”


她只是想把助理名片给这小鬼!然后让助理要件新的给他!谁要给他钱了?!


卜凡凡刚想解释,这小鬼又说:“你加我微信吧,什么时候拿到了告诉我…回国以后也行不着急…”说着还拿出了自己正显示二维码界面的手机。


她笑起来,对面的小鬼,耳朵都红得通透,却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也太可爱了吧。


等等,他的微信名字还真叫小鬼?


 


王琳凯隔天就回国了。他在飞机上看着卜凡凡的微信资料页傻乐。


朱星杰好奇探头过去看了一眼,看到名字倒吸一口气,“行啊小鬼,卜凡凡的微信你还真要到了,没看出来行动力这么强。”


“哎呀不是,”王琳凯还是止不住笑,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她把我衣服弄坏了,要给我件新的。”


“衣服都弄坏了?”朱星杰惊了,脑补十万字,“这么激烈?”


王琳凯反应过来朱星杰话里的意思,红着脸解释说没有没有,红了一会儿不知想到什么又冷静下来,说:“杰哥,你觉得我有戏不?”


“管它有戏没戏,喜欢就追啊。”


王琳凯觉得他杰哥说的对。


他用小号偷偷关注了卜凡凡的微博,还百度了她的资料,知道她比自己大三岁。想想很怕她嫌自己太小了,又觉得三岁而已根本不是个坎。


于是就鼓足勇气给卜凡凡发了第一条微信。


 


卜凡凡回国有一段时间了。那件限量的卫衣助理也早就帮她拿到,但是行程太忙,每次想跟王琳凯说,都给忙忘了。


这天突然收到了人家的微信,出于愧疚立刻就打开看了:


姐姐,你最近在哪里呀?


同样出于愧疚,她立刻就回了:


回国了,衣服寄给你吧,不好意思这么久。


那边回得更快:不用不用!有机会见面再给我吧🐶🐶🐶


她看着三个狗头emoji好笑,就答应了。 


没想到从此之后这小鬼就没完了。 


“姐姐你要去美国吗?最近有枪击案!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哦!” 


“姐姐你看我的新发型!” 


“姐姐我看到你朋友圈发的早餐,太少啦,你要多吃一点哦🍭🍭🍭”


 她看到王琳凯的新发型时顺手回复了一句:你真的太瘦了。 


王琳凯马上就说:姐姐我有努力的吃胖一点的啦💪🏻💪🏻💪🏻 


之后卜凡凡每每看到王琳凯发来的消息就嘴角抽筋,尤其是那三个连着的emoji。


 有一天她终于受不了发了句:你想撩我? 


对面沉默了好久。 


久到卜凡凡以为不会有回复了的时候,那边的消息却来了:是啊! 


紧接着是一条语音。 


王琳凯用异常欢快地声音说唱:小姐姐听说你单身那我能撩你吗?要说些,甜言蜜语和小套路吗? 


卜凡凡冷酷地回复:不能。 


“为什么😢😢😢” 


“你太小了。” 


“我十九了!而且女大三抱金砖嘛,嘿嘿。”




在卜凡凡想骂人之前,她终于找到可以解决这个烦人精的机会。


王琳凯前几天说他要去杭州,自己也刚好有个活动到时在杭州,干脆就约了他去西湖边上见面,直接把衣服给他一了百了。


盛夏的西湖依旧有夜风。


卜凡凡过去的时候看到王琳凯只穿了件T恤躲在树下,周围黑黢黢的没有人。她把装着卫衣的袋子塞到他怀里,打算客套几句就走人。


“今天天气不错。”她说。


“是啊,今天月光也很美。”


卜凡凡愣了,她知道这是夏目漱石的名言,用来表白的。可是这小鬼是随口说的,还是故意的?


她觉得气氛怪异,想了两秒,决定拔腿就跑。


但是王琳凯却突然整个人转向她。


“卜凡凡,姐姐,”他咬着嘴唇说,“我真的喜欢你。”


“你比我高也没关系,穿高跟鞋比我高一头也没关系。我第一眼见你就爱上你了。可能你觉得我幼稚,但是我会为你变成熟,我会用最快的速度长大。我也会努力变优秀,会配得上你,让你的眼里只有我。”


他抬头直视着卜凡凡,用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把简洁又动人的告白无声复述了一遍又一遍。


卜凡凡这一刻不得不承认,这个小鬼,真的好可爱。


可爱死了。


但她还是说:“不是,我没事就对你发神经,你愿意吗?”


“我愿意啊!”小王没有片刻犹豫地回答。


“行啊!”卜凡凡说完,勾起脚来,把两只高跟鞋拽下来,恶狠狠地扔在一边。


“上次就想说了,你不穿高跟鞋和我一样高。”王琳凯美滋滋地说。


“还是高一点,两厘米吧。”卜凡凡突然靠近他,用稍微低垂的目光看他,睫毛的影子映在她的脸颊上,让王琳凯觉得呼吸困难。


“你会游泳吗?”卜凡凡突然问。


“会。”


王琳凯看着卜凡凡不怀好意地挑起一边眉毛,下一秒就拉着他“咚”地跳进了西湖。


“哇哇哇!”他差点呛到一口水,从水面冒出头来,看到卜凡凡在他旁边划着水对他笑。


“我真的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她笑着说,更加游进他。


“那好说啊,”王琳凯说,“我AKA快乐病毒!以后你都不会不高兴!”


她游过来,鼻尖抵着他的,“真的不嫌我比你高?”


“Rapper就得找模特!”王琳凯嚷嚷。


他的话没说完,因为卜凡凡咬住了他的嘴唇。


 


*如果卜凡是女孩 End




*如果小鬼是女孩


 


卜凡对说唱没兴趣,一点都没,真情实感地没。虽然他是个男团练习生。


所以徐圣恩拉他去当说唱节目的观众时,他是拒绝的。


但是徐圣恩,同为练习生,卜凡的好友,说唱爱好者,无法面对独自一人坐在观众席的孤独,硬是用PS4游戏盘换走了卜凡的坚持。


当卜凡看到海选时一群牛鬼蛇神,串孔的美黑的穿金戴银满头脏辫的,忍不住说:五五六六七七八八,不正不经的。


徐圣恩反驳他:这叫艺术!


卜凡在黑压压的人群里扫视,看到一个被人群淹没,只露出后脑勺的身影。小辫子紧抓着头皮,一道道的,垂下来的部分乱七八糟,像个美杜莎。看得他直皱眉。


清唱导师选择环节的时候,卜凡总算看清了那个美杜莎。是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个子小小的,Puma松糕鞋上支着两条小细腿,加上一件oversize的棒球衫,看起来像只有一米四。她一直和旁边的人嘻嘻哈哈,闹腾得很,眉眼又笑起来弯弯,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观众席离得太远,轮到小姑娘的时候,卜凡也听不见。反正看见人是选上了。脖子上套了个金链子,也不嫌沉。


 


让卜凡没想到的是徐圣恩竟然认识这个小姑娘。


录完节目卜凡和徐圣恩往出走,正并排走着,徐圣恩突然被人环住肩膀塌下去一节,“嘿徐圣恩!”


环他肩膀的人跳到前面来,正是那个美杜莎。


哦这么看着是不止一米四。


“小鬼!What’s up!”徐圣恩和她两人比划了一堆卜凡看不懂的手势,叙着旧,还怪亲近的。卜凡本来斜眼旁观,美杜莎却注意到他了。


“你兄弟?”她冲徐圣恩抬抬下巴。


“这卜凡,”徐圣恩对这个叫小鬼的美杜莎说,又对卜凡说,“这小鬼。”


这啥介绍啊。卜凡内心吐槽。


小鬼却见怪不怪,她凑到卜凡面前,“你好高啊哥们儿!”又伸出手在自己头顶和卜凡身前比划,有几次都碰到卜凡,每碰一下卜凡身体就紧张一次。


她看自己才到卜凡胸口过一点,索性不比了,“你咋这高!吃了啥呀!”


“就,饭啊。”卜凡一时语塞,除了饭还真不知道说什么。


小鬼却又笑没了眼睛,“你真逗!”


不是,我咋就逗了?卜凡郁闷。


 


卜凡回去路上问徐圣恩他俩咋认识的。徐圣恩说之前一个舞团的。


“她还会跳舞呢?”卜凡睁大眼睛。


“可不嘛,”徐圣恩说,“现代舞专业的,Old School贼六。”


卜凡作为练习生,还是从小就喜欢街舞,现在觉得这姑娘挺厉害,有点期待她跳舞什么样子了。


所以说唱节目第二场根本不用徐圣恩劝,卜凡就乖乖跟着去了。


这场是六十秒自选曲目,卜凡坐挺前面,除了评委席就看见他了。且不说卜凡不喜欢嘻哈,这些选手唱啥他根本没听清。脑袋有气无力靠着手支撑,就听台上叮铃咣铛一顿造。


徐圣恩看见卜凡这样也没理他,一会儿卜凡忽然来了精神坐起来了。这怎么了?一看舞台是小鬼来了。徐圣恩不服,这卜凡个子高怎么还能看得早呢。


“哟哟,这里是Lil Ghost小鬼AKA快乐病毒!来自通利福尼亚!Skr~Skr~”小鬼一蹦一跳地出来了,花里胡哨的前缀一堆,把卜凡的认真听讲打个措手不及。


他往徐圣恩旁边靠靠,问:“通里福尼亚是哪儿啊?她外国人?”


徐圣恩语气毫无波澜:“北京通州。”然后他就看着卜凡,冷眼旁观,这个号称对说唱不感兴趣的人,一脸兴致勃勃地盯着小鬼表演,还跟着节奏点头。


卜凡向天保证他本来是纯欣赏地角度看小鬼表演的,直到小鬼唱到“丘比特射中我的心像使用98K”,还对着他的位置,一只眼睛闭着,另外一只和他对视,比了个打枪的手势。


“砰——”


卜凡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


 


小鬼没拿到通行证,有点郁闷,决定办个趴找朋友嗨一下。


以上都是徐圣恩收到小鬼消息时的猜想。她还让徐圣恩把上次的傻大个朋友也叫上。


卜凡没参加过这种嘻哈人士的派对,去的时候该喝趴的人都趴了。夜店里灯光晃眼,音乐又吵闹,也没看见小鬼人在哪儿。他找了个卡座坐下,仰着脖子找徐圣恩的踪迹。


屁股还没坐热,旁边沙发陷了下去,他转过头,竟然是小鬼身上带着酒气,笑嘻嘻地靠在他旁边。


“卜凡,”她叫他,然后又叫一遍,“卜凡!大傻子!你在找我吗!”


夜店里太吵了,卜凡只看到小鬼在说话,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于是他把头凑过去,大声说:“你说什么?”


小鬼嘴巴贴上卜凡的耳朵,也大声说:“我说卜凡是大傻子!”


卜凡莫名其妙,想看看这小鬼是不是喝多了。想起身小鬼却搂住了他的脖子,两条腿都搭到他的腿上,不让他起来。


他只能又喊:“你干嘛?”


“你不许走!”小鬼贴着他的耳朵呼气,湿热的气体让卜凡耳朵痒痒,“我不让你走!”她说着,又轻轻地咬了卜凡的耳朵一下。


“我不走我不走!你先放开!”卜凡打了激灵一样,伸手去拽小鬼搭在他脖子上的小细胳膊,小鬼倒也听话的放开了。他又战战兢兢地把小鬼的腿移下去。


再去看小鬼,她眼睛都闭上了,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卜凡凑过去观察她,看到她眉毛里有一颗痣。


小鬼的眼睛却突然睁开了,她又笑嘻嘻,对卜凡说:“你是不是想亲我?”


卜凡来不及退回去,连“不是”都没有机会说,小鬼的嘴唇就凑上来了。“mumua”一声给卜凡的嘴盖了个带酒气的湿印。


然后这个小恶魔,都不给卜凡脸红的时间,就飞快地跑掉了。


 


隔天吃饭,卜凡突然神神秘秘地跑来找徐圣恩,说有事问他。


本来卜凡还扭扭捏捏问不出口,但被徐圣恩的死亡凝视盯得发毛,还是忐忑得问了:“你们说唱圈,是不是挺乱的。男的女的乱搞那种。”


“啊,我不混圈啊,”徐圣恩发了会儿呆,思考了下说,“不过应该是吧,和粉丝什么的。”


“小鬼肯定搞了可多对象吧。”卜凡有点失望,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和徐圣恩说。


“瞎说什么你,”徐圣恩听了可不让,大着胆子拍了卜凡脑袋一下,“小鬼不是那种人。”


卜凡不服,“那她昨天喝多了咋瞎亲人?”


“她亲谁啦?”徐圣恩眉头一皱。


卜凡鬼鬼祟祟地转眼珠,不敢说话。


 


第三场节目卜凡坚决不去。


“这什么破节目啊,小鬼唱那么好不给过,那些牛鬼蛇神乱七八糟的就给过,垃圾节目,不去不去。”卜凡振振有词。


“小鬼唱节目主题曲呢,录完也都在现场。”徐圣恩不冷不热地说。


“啊?”卜凡愣了一下,又忍不住傻乎乎地笑,“嗨,我刚说什么?这节目还行。”


徐圣恩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还有点恶心。但要让他细想卜凡喜欢小鬼,小鬼也可能喜欢卜凡,就更恶心了。


他们看到小鬼的时候,小鬼正一个人坐在观众席边上,看到他们就伸长胳膊打招呼。


“你怎么一个人坐这儿啊?”徐圣恩问她。


“你怎么没化妆啊?”卜凡问她。其实卜凡还有点不自在,也不知道前几天那个吻小鬼还记不记得,要是她不记得,自己也不能一个人尴尬,总得装的自然点。


小鬼直接没看徐圣恩,听完卜凡的话,眼睛都瞪溜圆:“我不化妆不好看吗!”


“就还行吧。”卜凡不敢看她,心虚得很,直接找了个旁边的位置坐下。


看了半场比赛中间休息,小鬼估计还记着卜凡说她不化妆一般的话,凑到卜凡旁边叨叨他:“卜凡你个食人怪!”


卜凡不理她。


她又去打卜凡的脖子。


卜凡还不理她。


于是小鬼两只手去拉卜凡的脸皮,一边扯一边说:“卜凡看你脸能扯多大。”


卜凡不忍了,整个手啪的拍在小鬼脸上,“就你脸小就你脸小,我手都比你脸大。”


“呸!哇啦哇啦!”小鬼挣扎着把卜凡手推开,声音又突然软软地委委屈屈地降下来,“鼻子被你打疼了。”


卜凡凑近看,小鬼的鼻子还真红了,他想自己下手太重了,和哥们一起习惯了,不能对小鬼也这样。于是他伸手过去,按着小鬼的鼻子给她揉揉,“还疼不?”


“疼!”小鬼皱着眉毛叫唤,“你轻点!”


“怎么还能疼呢?”卜凡放轻力道,“你这是假体啊?硅胶还是玻尿酸?别给你捏歪咯。”


于是小鬼又要闹着打他。


目睹一切的徐圣恩很疑惑,他俩好了?为什么自己不知道?


于是徐圣恩就问:“你俩谈恋爱啦?”


小鬼脸就爆红,卜凡也觉得脑袋充血。


小鬼不回答,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却看向卜凡。卜凡看看徐圣恩,又看看小鬼,又看回徐圣恩,机械地点头,说:“啊,昂。”


 


卜凡和徐圣恩说小鬼很喜欢撒娇。


徐圣恩不信,小鬼是他见过最酷的女孩。他说不可能,你举个例子。


 


有一次小鬼坐在卜凡怀里,仰着头用头顶蹭他的下巴,毛茸茸的脑袋晃来晃去。


“你挡着我游戏啦!”卜凡躲闪着,从空隙里看手机屏幕。


“就挡,嘿嘿。”卜凡看不见她的脸,但是猜也能猜到她肯定笑得眼睛都没了,嘴巴也咧老大。


“行吧,那我不看了,”卜凡不躲了,把下巴压到小鬼脑袋上,“你说往哪儿我往哪儿。”


 


还有一次小鬼对卜凡说:“卜凡卜凡,你把手这样。”


她做了一个两只手抬在胸前环成圆形的动作。


卜凡傻不拉几跟着做了。


小鬼迅速从他胸前的圈里钻出来,可根本不像个拥抱,她太瘦了,这个圈空荡荡的,胳膊都碰不到她,气得小鬼在他手臂组成的圈里跳了两下,“诶呀你胳膊太长了!”


“这样呢。”卜凡把胳膊收紧,结结实实的搂住她。


“嘿嘿。”小鬼在他怀里傻笑。


“这么老的套路,你咋还用。”


“咋了,有用就行。有用吗?”


“有用有用。”卜凡说着,用下巴蹭蹭她的脑袋。


 


徐圣恩打断他:求求你别说了。


徐圣恩觉得卜凡是个不太靠谱的男子。


主要体现在,卜凡现在不仅去听说唱了,还无条件支持小鬼的各种造型。


有一次徐圣恩说小鬼这个新发型真的不好看,卜凡梗着脖子说:这叫艺术!




 


*如果小鬼是女孩 End





评论(3)

热度(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