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旅漫游

李易峰陈伟霆

【卜洋】幸运E

洗牌游戏:

想吃糖了 就
自己写了



0
“其实我也没有奢望上帝在关键时刻可以帮我一把什么的,只希望他玩累了能放过我。”



01
如果每个人全都有角色属性,那卜凡该是个幸运E。不得不说,他实在运气不好。
简单和你介绍一下22岁的他的人生。

中考差一分和家门口的报考高中擦肩而过,家里找的人走关系也没赶上最后一个名额,他们又是取消借读生的第一届学生,迫不得已,他上了一个私立高中。
私立高中统一授课美术基础的时候,卜凡后知后觉的爆了水痘,被隔离在家了快一个月。回学校完美错过了上课,所以他直到现在素描也只会一个铅笔量比例,在满教室沙沙的铅笔声里格格不入。
成绩不好只能艺考。美术不行就走了模特,毕竟他192的个子,拿到天津工业大学艺考成绩的时候,他还开心了一下,专业第一,牛逼。
结果高考成绩距离录取线又差一分,退而求其次,去了北京服装学院。
平常生活里那种“他不去上课就被点名”“东西忘拿从来没人送回来”“车棚里那么多自行车他的丢了好几次”之类的,好像也不算什么了。
每次听到什么“看运气吧”之类的话,卜凡就会抬手摸摸后脑勺,露出几分无可奈何的笑容,心里先接受了最坏的那个结果,反正,坏不过这个。
卜凡尽管运气不好,但是他心态好啊。


02
其实也不是一直心态好的。
十六岁的他坐在教室的一堆画板里发呆,身无长技又无所钟爱,不理想的成绩和垃圾学校。卜凡盯着手里削好的3B铅笔,一下午了还没有画出个像样的立方体,什么明暗虚实的,和自己的未来一样茫然。
当时的心态是爆炸的。
甚至“你好,我是卜凡凡1996年4月13日,男孩,本人左耳有一个拴马桩,人说有福,可是我运气一直都不好,能帮我算算以后的运势吗?”
求神拜佛,网络上的话到了2018年也没给他回复。
幸运E人设不倒。

小学的时候个子长的快,蹭蹭蹭成了班里最高的人,大脑发育大概没跟上?总之成了被人欺负的傻大个,家门口被人扬了一嘴沙子的他忍不住放声大哭。
妈妈和他说:“以后难过的事情会有很多,别人骂你,你笑着听着就行。”
后来他倒没被人指着鼻子再骂过,只是上帝好像把他的人生调到了高难度,然后给他扔下一副新手套装就走了。

事实证明,爱笑的男孩子运气也没有变好。卜凡摸摸后脑勺,接受现实弯腰捡起了新手套装。


03
“不是吧我的天…你这过的太惨了…”李振洋听卜凡轻描淡写概括的二十年,皱着眉咋舌:“不行小凡凡,你太惨了,就冲这个我也得敬你一杯。”
“连我妈都妥协叫我卜凡了,哥你能不能放过小凡凡?”卜凡没好气儿的干了这杯酒,朝李振洋嚷嚷。

用卜凡妈妈的话说,早知道他运气这么差,就由着他把名字改了。越长大改名牵扯的手续档案越多,最后也没改成。但起码口头上妥协了,是卜凡不是卜凡凡。
当然,卜凡也没指望名字真的能改成。
什么得偿所愿失而复得虚惊一场,这种对运气要求太高的成语,卜凡一次都没有体验过,在考试前背过它们的意思就好。

“行,小凡,你以后就跟着我混!我告诉你,北服南北坡都要服洋哥!”也不知道是酒精上了头还是真的被卜凡惨到了,李振洋举着手里的烤鸡心信誓旦旦。
“哥哥哟,你还是叫我小凡凡吧。”卜凡不信会有人帮衬着自己,哪有这么好的运气。

北京哪个胡同巷子里的路灯底下,两个不修边幅拖鞋大裤衩的男孩子,缩着手脚坐在小马扎上,喝着酒吃着烤肉,时不时抬手挥挥蚊子。
卜凡把这话和蚊子一起,不知道挥到了哪个犄角旮旯。


04
过了几天,接到李振洋的电话:“嘛呢?别在宿舍打游戏了,洋哥带你去见见世面去。”

工体震耳朵的环境里,李振洋凑到卜凡耳边扯着嗓子给他介绍了一圈人。昏暗的灯光里他一张脸也没记住,但挨个介绍过去,还是把微信都加了一遍,在李振洋的逼迫下。
“这我凡弟弟!”卜凡最后架着喝多了的李振洋往回走的时候,李振洋还在和朋友嘟囔:“小学弟,我老乡!我凡弟弟!”
“你是李振洋弟弟就是我龙哥的弟弟,以后!以后都一家人!有啥事儿找我!”那个朋友也喝多了,醉醺醺的酒气。
“好好好谢谢龙哥,咱打车回去。”
“一家人客气什么!别和你龙哥客气!”

总算把喝醉的李振洋放进出租车,司机师傅警惕的盯着后视镜,生怕他一个不舒服吐车上。
“唔…”喉咙滚动的声音,李振洋捂着嘴要吐的架势。
“哎你找个东西接着啊,别给我吐车上!哎哎哎我座位后面有袋子…”捂着李振洋的嘴,剩下的那只手翻着袋子。
“呕…咳咳…”卜凡拍着后背给他顺气

在司机师傅一脸嫌弃的表情里终于下了车,卜凡一手提着酸臭的呕吐物一手架着走猫步的李振洋,这才有了些真实感。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一天天的糟心日子。
扔个垃圾的功夫,喝多的人已经扭着跨哼着曲儿自己往前走了,卜凡在后面看着,没来由的想到一个词
“摇曳”
是自己养过的猫,踮着脚慢悠悠的溜达。
也是世纪初电视剧里的夜上海,扇子挡了半边脸的舞女。哪里像刚刚趴在自己身上吐的狼狈的人。

“小凡凡…”衣服也不好好穿了,外套松垮的从肩膀滑下去挂在腰上,扭过头找卜凡
卜凡快走几步上去给他把外套领子提回去:“洋哥你哪个寝室的?”
李振洋反应了一下:“624”
大爷的。还得把这个喝多了的人架上六楼。
“凡子我腿软了…”
“小凡我爬不动了…”
“小凡凡我想睡觉……”
到六楼的时候卜凡要被李振洋烦死了,怎么这么能叨逼叨,一路嘴没带停的,重心几乎都压在自己身上,酒味熏得卜凡头疼。

“钥匙呢?”靠在门上的李振洋眼睛眨了眨:“没带。”
卧槽?卜凡看看门上的锁再看看楼梯间:“哥你别闹,你没钥匙你回来干嘛?”
“你问我哪个寝室的啊…”
理直气壮的噎死了卜凡,直接伸手翻了翻李振洋口袋,一无所获。
“小凡凡,我累了。”没阻止卜凡的动作,和他抽走的手一起,一米八八的人面条似的顺着门滑到地上,临了还抬眼瞥了一下他。
“你起来,你别给我整这套。”一个弯腰去抓地上人的胳膊,一个在地上扭来扭去的躲。
“我困了!我要睡了!”耍赖的不动了。装睡。
哎他妈喝完酒是智障吗?“起来去我宿舍睡。”
“几零几?我不爬楼梯!没力气”
“612”
弹起来奔向卜凡寝室。


05
每个游戏里都有大大小小的妖魔鬼怪,一路过关斩将才能升级获胜。而卜凡有幸运E属性加成,他感觉自己遇到了日常任务里的bug。
bug还在自己床上睡着呢,卜凡洗完衣服回来看着蒙着自己被子睡的正香的人心情复杂。
上帝啊,你玩的差不多就放过我吧……

bug,不是,李振洋醒了。
头很疼,昨儿带着小学弟去见了一圈服设的朋友,玩嗨了。
抱着被子坐起来,李振洋才感觉环境不熟悉。
“喝点蜂蜜水。”卜凡伸手递过去。
“不喝。没刷牙。”李振洋一张嘴就能闻到宿醉的那种酒臭味,腐烂发酵的感觉,厌恶的皱起眉。
“哎哥哥,那么你还有洁癖了?”卜凡乐了,趴床边的栏杆上
刚睡醒还不太清醒,李振洋揉了揉脸,没接话。
北服男模最事儿李振洋,了解一下。

“你去看看我寝室开门没有。”李振洋很想回去洗漱了
颠颠儿跑出去,在走廊上喊了一句:“洋哥,开门了。”
海蛎子味儿,带回声。
李振洋落在地上还有点飘,鞋也不穿踩着往外走,路过回来的卜凡还拍拍他的肩,比了个大拇指。

真棒,bug认证了我的幸运E。
个屁

再见到李振洋是几天之后的事儿了,其间遇到了几个那天晚上昏暗光线下认识的人,还是对方先打招呼卜凡才反应过来。
不过还好,都叫他“卜凡”或者“学弟”。
除了,“小凡凡”去食堂的路上听到了轻飘飘的一句招呼,生生定住了。
“洋哥”bug,卜凡心里加了一句。

眼见着他慢悠悠溜达到自己身边,卜凡上下打量也看不出他喝醉了的无赖架势。
“看我干嘛,爱上你洋哥了?”走近了李振洋笑骂了句:“走,洋哥请你吃饭去。”
“为啥?”
“那天我喝断片了,你送我回来不是?走走走吃饭去。洋哥请,想吃啥吃啥。”脚步不停的往前走,挥挥手招呼着卜凡。
“不是,哥,你折腾了我一晚上,咱能不吃食堂吗?”
“哎呀,你这就不知道了,卜凡凡同学,食堂可是全国菜系的荟萃…”
“你吐了我一手。”
一个急刹车,李振洋僵硬的扭过头:“我那天晚上睡觉之前洗脸了吗?”
“老子用热毛巾给你擦的脸”咬牙切齿的,这个人的关注点在哪
“小凡凡真好,洋哥没白疼你…”顺毛似的摸了摸卜凡头发,抬腿继续往食堂走。
“你在宿舍门口撒泼打滚要睡在走廊上,我还录…”
“走,步行街新开了一家自助,听说还不错。”


06
卜凡那天是打着饱嗝出来的,宰了水逆表示很开心,认识了他一个多学期第一次吃到他请的客。
李振洋跟在后面一个劲儿地摇头:“小凡凡你变了,你之前不会这么骗我的…”
“哎哥哥,我可没骗你,是你没让我说完的。”

交了钱进餐厅,李振洋第一件事就是要卜凡手机:“密码。”
卜凡伸过去大拇指。
翻了一遍相册和语音备忘录,和那晚上卜凡找钥匙一个反应:“录音呢!视频呢!卜凡凡!”
“略略略!”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巨型儿童,撒了欢的吃。

一报还一报,心里平衡多了,没白忙一晚上。

“小凡凡…”突然开口卜凡还以为腹诽被看破了,慌乱的啊了几声。
“周日有没有事儿?”
“我不跟你去见世面了。”再来几顿自助都不去。
“我学姐的毕设展,想不想走?”
“啊?”进学校还不到一年,走的秀也就是专业里的小打小闹。毕设展,卜凡下意识的摸后脑勺,自己要是毁了学姐的心血…
“啊屁啊?”一巴掌打在后脑勺的手上:“没事儿就跟着你洋哥去。别在这破学校窝着,外面大着呢。”

步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容貌没甚差别;广场中央的LED大屏,投射出流量明星的脸,神彩飞扬。外面吗?
“这个没意思”顺着卜凡目光看过去,李振洋的视线越过大屏高楼落到更远的看不到的地方,带着笑意:“喏,你洋哥以后是在那里走大开的人。”
“嗯?哪儿?”
“米兰。”温柔又笃定,深深的望着那个方向。

“所以米兰是在那个方向吗?”
“我哪儿知道?”
“那你看那边看的一脸认真…嗝~”
“卜凡凡你离我远一点。”
“咋啦?打个嗝不让啦?”
“……”

回了寝室才给李振洋发的消息:“洋哥,那个毕设展我想去。”
“好。”
紧接着一条:“别怂,洋哥罩着你!”能想象到单手掐腰拇指朝天的得瑟样。
是烧烤摊上的信誓旦旦,旦旦信誓。


07
“姐!………这我凡弟弟,…”
“小凡,过来…叫文哥…”
“学弟,卜凡…”

毕设展走的很成功,拿到衣服的时候卜凡才意识到,李振洋是提前打过招呼带自己来的,拉链连起了两件衣服,学长带学弟。两个人的关系被拉链严丝合缝的拢在一起,前面的路便是两个人同行了。
算是大学初秀的卜凡只需要安稳一步步跟着他的脚步往前走,踩点节拍间距定点位置,李振洋在他前面一一示范。
甚至后台换衣服的手忙脚乱里还有心思恍惚,就这么轻松过去了?水逆好像还挺靠谱…
不对,是李振洋真的是一副要帮衬他的架势,或者说是提携指点。

温顺的被拉进了李振洋的生活圈,重合他的人际,更多的资源去走秀,被他拉着去见见学校外面的世界。
益处是绝对的,手把手的纠正台步和真正在T台上的机会,学长学姐私心把他放在小开小闭,比不得李振洋那么优秀,但也是一步步跟着他在往前走。

“李振洋的前路是米兰,卜凡的前路是李振洋。”
卜凡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句话,早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改的态度,心服口服的跟着李振洋健身,练台步跑被自己随手挥到哪个犄角旮旯的话蒸腾着成了光。
他像是在追着一束光,光也在等着他。


08
“喂妈,嗯我这都挺好的…”
“哎哟真挺好的,你们身体怎么样?”
“嗯啊,别操心我了,不用接我,我带个学长回去玩玩青岛…”
“拜拜挂了”

卜凡挂了电话忍不住摇头笑,隔着电话也能想到妈妈皱着眉一遍遍确认自己这里的近况的样子,估计挂了电话也会不放心的再和爸爸说几句他。
再往上的聊天记录就是他给家里发的走秀照片,之前还没有意识到,居然攒下来也有了这么多。
“自我欣赏呢?”
日常不带钥匙的李振洋心安理得赖在卜凡寝室。长腿一伸占了他的床,卜凡就搬个椅子靠着床头坐。
熟起来卜凡才意识到这个人喝醉了的状态就是本性,懒洋洋欠嗖嗖,一言不合就动手…在卜凡肩膀后背上落下几拳,不轻不重的小孩子似的故作凶狠。
“嘿你这个人,我看个手机你也得窥屏?”话虽然这么说,也没躲闪甚至还把手机往床边偏了偏。
“这是11级那次,你看你那个时候的定点…”李振洋手指往下翻了翻:“你再看最近这次。”
屏幕上的照片过的快了些,各式各样的衣服看的眼花,卜凡竟然觉得瘦高身型和眉眼和记忆里的人影有些重叠,越来越像他。
眼神离开手机盯着床上叨逼叨的李振洋。
“看我干嘛,看照片。给你上课呢。”敲敲屏幕瞪了他一眼。

哎上帝啊,感谢你听到了我的愿望。

—TBC—

评论

热度(208)

  1. 苦旅漫游洗牌游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