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旅漫游

她是否 美丽依旧

一寸横波惹春留 (ABO)最终章

揣个包子:

迟到的最终章,以及最后一次预警。
--------------------------------------------------------
一寸横波惹春留 CH55.


张晓波从浴室走到厨房,看见谭小飞穿着睡裤裸着上身在煎蛋,握着平底锅的手腕一转,金黄的煎蛋听话的在空中翻出一个漂亮的曲线再重新落回了锅里,看着谭小飞得意的挑了挑眉,张晓波靠着门摇头轻笑,这样的生活难道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么,突然间他有些想不起来自己一直以来坚持抗拒的原因,突然间他希望自己可以就这样一直看着谭小飞煎蛋的样子。


谭小飞侧了侧锅让煎蛋滑进盘子里,看见张晓波一脸晃神的看着自己,脸上的微笑很浅却很甜:“傻乐什么呢?”


“没什么…” 张晓波摇摇头,“你不是不吃蛋嘛?”


“煎蛋能接受。” 谭小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把烤香的面包片从吐司机里取出来,“快来吃饭吧,一会儿去把豆丁接回来。”


“哦...” 张晓波挠了挠后脑勺,转身打开吊柜的门,回头问他,“草莓酱还是巧克力酱?”


“不吃甜,谢谢。” 谭小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小没良心的到底有没有在意过我。


张晓波缩着脖子吐了吐舌头,从吊柜里取出nutella,又从一旁的酱料盒里取了一瓶日本酱油,一脸谄媚的推倒谭小飞面前,看见谭小飞把酱油滴在煎蛋上一副不跟自己计较的样子,张晓波松了一口气,放心的拧开nutella的瓶盖,往面包片上抹了厚厚的一层巧克力酱。


“你说我们该怎么跟豆丁解释呢?”


“解释什么?”


“解释’叔叔’不是’叔叔’,是她爹呀!” 谭小飞这都听不懂,张晓波急了,再一抬头发现谭小飞笑的哪有一丁点不懂的样子,张晓波发现自己又上当了,气急败坏的恨不得把手里的果酱刀直接飞射过去,最后还是没舍得,只好抓起桌上的纸巾盒砸进谭小飞怀里,纸巾盒外面还套了厚厚一层龙猫的罩子。


“放心吧,搞定她比搞定你容易多了。” 谭小飞笑出发自内心的嘚瑟,顺便身手敏捷的躲开了张晓波忍无可忍丢过来的果酱刀。


直到按响林皓家的门铃之前,张晓波都是忐忑的。谭小飞看着他盯着窗外不说话,手指相互绕着,便开始找话题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你说过何安不是何瀚的儿子,那他为什么姓何呢?”


“豆丁不姓谭是不是你闺女?”


“那她随我媳妇儿姓张呀,林皓也不姓何嘛。”


“抬杠有劲了是吧!”


“得!我错了!你给为夫解释解释呗?” 猫儿急了,赶紧顺毛摸。


“何家和林家是世交,何瀚和林皓是一对从小指腹为婚的婚约夫妻,在何霆出现之前,林皓也以为自己会按照双方家长的意思在成年之后嫁给何瀚,从此相夫教子,担好何家主母的责任。何霆是何爸爸的私生子,何瀚同父异母的弟弟,小的时候不被何家接受,一身的傲骨却让他在香港黑帮占了一席之地。四五年前,他不知为什么回了北京,受重伤快死了的时候却被林皓无意间救起,一个即将成年的omega就这样爱上了不是未婚夫的另一个alpha。林皓不顾父亲的暴怒和两个家族的反对,毅然跟着何霆去了香港,但是好景不长,到了香港没多久,何霆在帮派的斗争中不救身亡,死前他告诉林皓,他从来不爱他,回北京,遇见他,带他私奔,都是他的阴谋,目的是要报复何家,报复什么都顺风顺水的何瀚。尽管林皓再怎么不相信也好,何霆终究没有就回来,林皓想过死,但很快他发现自己怀孕了。”


“头顶这么大一片草原啊,何瀚也肯?” 发现张晓波声音低低的,有些过于投入,谭小飞又开始故意破坏气氛。


听着谭小飞没心没肺的问话,张晓波白了他一眼:“说真的,这辈子我就佩服过两个人,除了张学军,另一个就是何瀚了。他真的是一个特别特别好,内心特别特别强大的alpha。何瀚从小就喜欢林皓,但林皓和何霆私奔的时候,他没有纠缠过,甚至还帮着林皓劝着两家长辈,林皓失魂落魄的回来的时候,他也什么都没有问。他知道林皓的肚子瞒不住多久,就立刻对外宣布结婚,林皓当然是抗拒的,但最终被他说服了,林皓说那是他第一次看到何瀚发火,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哭。”


“当着你爷们儿的面儿这么夸另一个alpha,你就不怕我吃醋啊?”


“啧,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您赶紧歇了吧啊,跟何瀚比起来,你就是个幼稚鬼。”


“嘁,有一点我就比他强!”


“哪一点?”

“我媳妇儿比他的省心多了。” 谭小飞扭头对着张晓波会心一笑,张晓波呆滞了两秒,也噗笑出声,盛夏的北京怎么也这么怡人。


到了林皓家门口,张晓波犹豫着不敢去按门铃,谭小飞自然代劳了,林皓亲自开门,看见张晓波旁边的谭小飞,心中自然明白,立刻幼儿园老师上身:“哟,谭太太,和您先生一起来接孩子呀?”


上楼前张晓波就预料到少不了要受林皓一阵调笑,倒也不大在意的进了门,而谭小飞更是一脸坦然的跟林皓打招呼,就差没说出 “你好,我就是他先生” 的话了。两人都没趣着,林皓哪能甘心。


客厅里豆丁和何安正全神贯注的看着《托马斯的小火车》,何瀚坐在一边给他俩剥核桃,看见他俩走进客厅,倒是起身很正式的跟谭小飞握了个手:“你好,我是何瀚。”


“谭小飞,你好。” 


“这次总算能正式打个招呼了,看来要恭喜你了。” 


“还真是,谢谢。” 


“假正经。” 林皓走进客厅看见两个男人在正式的拜会,干脆明着吐槽,然后迅速的挪到豆丁身边,对她说,“豆丁!你两个爸爸一起来接你,开不开心?”


张晓波正愁不知怎么跟豆丁开口,而林皓完全口无遮拦一点都不怕刺激豆丁,就在张晓波着急开口的时候,却听见豆丁说:“开心!”


“啥?” 张晓波目瞪口呆的张着嘴,看着豆丁跑到谭小飞跟前。


“飞飞,你怎么这么久才搞定爸爸,好慢哝。”


“啥?” 张晓波的下巴快脱臼了。


“对了,豆丁!” 林皓看热闹不怕事儿大,“你爸爸可能是带着弟弟或妹妹一起来接你的,你开不开心?”


“弟弟妹妹?在哪儿?” 张晓波终于回神了,一把捂住林皓的嘴,这次换豆丁不明白了。


“林皓!你少和孩子胡说!” 张晓波终于炸毛了,再一想,不对啊,“谭小飞!这是怎么回事儿!”


“波儿!你听我说,我可以解释!”


“解释!” 张晓波黑着脸把自己扔进沙发里,对于所有人都知道,只有自己蒙在鼓里,还为此担心了好久这件事表示很气愤。


“那天…那天你不在,我和豆丁对饮,我喝酒她喝奶!” 谭小飞赶紧解释,“然后我们相谈甚欢,我一不小心就把这事儿说出来了,我说我不是你叔叔,我是你爹,豆丁挺高兴的呀!”


“相谈甚欢!” 张晓波简直能听见自己咯咯磨牙的声音,“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说了!我说了搞定豆丁比搞定你简单多了!”


张晓波气鼓鼓的看着一屋子人都在笑,瞬间又泄了气,还有什么比女儿能接受谭小飞更值得开心的事呢,无论谭小飞是怎么做到的,似乎都不值得去计较了。


那天之后,张晓波带谭小飞去了张学军的墓前,他告诉谭小飞其实张学军去野湖赴约之前给自己写过一封信,信里说无论茬架的结果如何,都不要怪你,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胜了是风骨,不测也是解脱,与人无尤。


也是那天,谭小飞在墓前向张晓波求婚,他没来得及准备戒指,也没想起来要单膝跪地,他只是突然牵起身边人的手,紧紧的握着,平静的问他:“张晓波,我们结婚吧。”


“好啊。” 得到同样平静的回答。


婚礼那天,出席了两位长辈,除了霞姨,还有谭小飞的生母。


婚礼那天晚上,张晓波枕着谭小飞的左胸窝在他怀里,任由他拂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听他问自己:“给儿子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你为什么不想?”


“你取的我都喜欢。”


“谭君珏*,好不好?” 张晓波侧头看着谭小飞,一脸询问。


“什么意思?”


“君子如玉,环缺为珏。” 张晓波抓起谭小飞的手,一根一根数指头,“没有什么事情是十分完满的,有缺憾才又真实又美好。”


“就像你和我吗,有遗憾却最终美好。” 谭小飞用另一只手揉揉张晓波的发顶。


张晓波侧身环住谭小飞的腰,将头埋进他胸前,用闷闷的声音问他:“谭小飞,我们居然结婚了,我到现在都没想通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你。”


“傻瓜,你难道不知道情不知所起才能一往情深么?”


---E.N.D.---


*珏(jue二声):我国最古老的玉制装饰品,为环形形状,有一缺口。


给所有小天使的最后一封感谢信——《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每一位小天使,无论是从惹春开始更新就开始看到最后的,还是中途离开的,开始半路开始看的,无论你们是不是能看到这封感谢信,元宝真诚的谢谢你们。


《惹春》从2015年12月29日开始更新,到今天终于打下END三个字母,说实话,和楼主想象的很不一样。去年冬天寒冷的一天,我和朋友走进电影院看《老炮儿》,看完我脑子里满满的飞波cp脑洞,但奈何朋友是个直男,实在分享不了这种喜悦,大概第二天我想要把我的脑洞写成文字,最初打算写成一个一两万字的短篇,却没料到到今天半年时间,写出了八万五千字的长篇,且不含番外。


写文最怕坑掉,楼主又是个懒鬼,半年间其实在很多你们看不见的时候,楼主也曾想过默默的就坑掉算了,但无论什么原因,最终楼主还是把《惹春》写完了,谢谢你们每一个人,你们的每一条回复每一个赞,可能都是那个时候让楼主坚持下来的一个原因。


《惹春》最初只是被楼主当成打发从回国到工作之间的一个乐子,却没想到它之后会给楼主惹来很多事,有的时候我会后悔写这篇文,有的时候又觉得你们好珍贵,有的时候我又在想也许我不该给它取《惹春》这个名字,或许就不会真的惹到谁。


但是无论怎么说,楼主真的很高兴认识每一个你们,很高兴与你们的每一次攀谈,谢谢贴吧一路陪我走到最后的小天使们,也谢谢LOFTER里1431个小天使,你们都是我最意外最意外的收获。


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尽管无论是半年还是两个小时,回想起来都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说,有好多事情没来得及问。


但是就这样吧,《惹春》从今天开始宣布无期限休更,番外不一定会有,小天使们可以随意取关,谢谢你们曾经出现过。


就这样说再见吧,尽管,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评论

热度(245)

  1. 苦旅漫游揣个包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