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旅漫游

李易峰陈伟霆

【项苏】闪婚(完结章)

默紫V:

W:


       苏凯文整理了一下情绪,深呼了一口气,才接通樊晨的电话:“什么事?”


       “凯文,你没事吧?”一接通电话,樊晨就迫不及待地开口,“论坛的事我也看到了。”


       苏凯文没有出声。


       “凯文,你现在赶紧声明放弃职称评审资格,我一定会想办法跟院里解释的,应该不会给你太重的处分。如果我们能回到以前那样,我也不会计较你跟那个姓周的人渣发生过什么,我们在一起九年,我知道你生气沈馨的事,这次就算扯平了好不好?”


       听到这些话,苏凯文一阵反胃,没想到樊晨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这算什么?职称评审上让他知难而退?感情上还要恶心自己?。


       苏凯文声音比刚才冷了许多:“樊晨,不要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无耻!”


       苏凯文的话刚落,电话那头的樊晨还没答话,项允超却毫不避讳的对苏凯文说:“我先去书房打个电话,一会儿再下来。”


       苏凯文错愕了一下,旋即明白,项允超是不打算在樊晨面前隐瞒他们的关系了,所以才会这样无所顾忌。知道项允超是在帮自己,所以,苏凯文也轻轻的点了点头,对着他嘱咐:“记得空调不要开太低。”


       “好。”项允超颔首,进了书房,他马上给徐俊打了一个电话。


       “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把造谣的几个ID都给我查清楚,今天必须找到他们,不管用什么方法,让他们澄清事实并公开道歉!联系之前派去盯着樊晨的秦天(私家侦探),我要知道这些天他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手脚!还有,联系几家有影响力的媒体,我之前交待给你的,可以做了。”


       “是,总裁。”徐俊挂了电话打了个激灵,很久没有听到自己老板这种“隐怒”时带着冷风的声音了,上一次,还是他发现有助理泄露他私人行程的时候。


       放下手机,项允超走到落地窗前,那个姓樊的男人伤了苏凯文感情不算还多次找麻烦,这次论坛上的事,绝对跟他脱不了关系!那是他护在心尖上的人,不可能再简单了事!


       电话那头的樊晨听到苏凯文手机中的男人嗓音,听到两人那样亲密的对话,声音忽然就变得很冷,好像遭到背叛一样质问:“刚那男人是谁?”


       “似乎你早就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了吧!”苏凯文平静的说道。


       “苏凯文!”樊晨愤怒的喊出声来,“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真跟周广仁(评审主席)睡过?现在是不是和他在一起?还是别的男人?我之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你这么不要脸?”


       “樊晨,你别忘记了,我们早就分手了!我和谁在一起,都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我曾经是你的未婚夫!我们……”


       “不好意思,我已经结婚了!”苏凯文忽然打断樊晨,用这个最具爆炸性的消息,将樊晨堵得哑口无言,“以后,我的事情,真的都跟你这个‘前未婚夫’没有半点关系了。”


       “结婚?你以为我会信?”反应过来的樊晨有些竭斯底里,“你从国外回来以后,就围着我一个人转,你上哪去结婚?找谁结婚去?”


       然而电话这头,苏凯文一直沉默无言。


       “难道,你真的结婚了?”樊晨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忽然觉得苏凯文说的“结婚”二字像一把尖刀刺入了自己的心窝。


       不该是这样的!他从来没对苏凯文动过心!他只是在欺骗他、利用他,只是想获得身体上的满足!但是,为什么听苏凯文说他和别人结婚了,那一瞬间,让他呼吸都几乎困难。


       不是,不该是这样的,怎么会这样?一直当他尾巴似的粘着他的苏凯文,之前肯为他放弃自己的梦想做尽一切的苏凯文,怎么可能成为别人的?


       在樊晨的心里,一直做着一个美梦,有一种近乎变态的自信,他觉得不管怎么伤害苏凯文,怎么背叛他,只要他温柔虚伪的认个错,再勾一勾手指,苏凯文还是会回到他的身边,而现在他的“坚持”只是为了跟他赌气而已。


       可是刚才,苏凯文竟然说他已经结婚了!


       樊晨忽然讽刺的大笑了起来,却没有发现自己“不甘”怒气中的不舍:“苏凯文,这么短的时间你就能随便找个人结婚,是不是压抑太久太饥渴了!?”


       “樊晨,你知不知道,你实在令人恶心。”苏凯文的声音,比起刚才,又冷了数倍。


       在樊晨的心里,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他,他对他从来都只是“主宰”,没有尊重。


       “那你敢不敢告诉我,那人是谁?”樊晨仍是不死心。


       虽然项允超刚才的确在樊晨面前出了声,但是不是要跟他公布他们的关系,苏凯文并不想擅自做主。正巧,项允超从楼上下来了,苏凯文捂着手机询问他:“樊晨想知道你是谁。”


       项允超看了苏凯文的手机一眼,黑曜石一般的双眸,流转一丝深邃的光芒。他坐在苏凯文旁边,又展开双臂环抱住他,思考片刻,才回答道:“那就见一面吧,明天,我会安排。”


       挂了电话,苏凯文有些担心:“你……”


       “放心,很快会过去的。”项允超轻吻他的耳垂。


——————


       事情显然是以几何倍数传播扩散的,第二天,似乎全校都知道了似的,大家看苏凯文的眼神更加露骨、放肆。院办已经暂时停了苏凯文的课,一会儿还要找他谈话,听张主任(院办主任)的话音,如果谈话不理想,他很有可能被辞退。


       虽然并不担心保不保得住饭碗,但这样被辞退,因为这样的理由被辞退,苏凯文是万万不甘心的,他承认自己心软但绝不是懦弱!不管怎样,他都要为自己正名!


       双手相叠支着脑袋,苏凯文窝在实验室里将事情又捋了一遍,考虑着一会儿究竟要跟院办那边说些什么。


       “苏老师……”


       这时候来找自己的,除了许诺,也没别人了。


       “小诺,”苏凯文起身,看着许诺嘴角淡去的淤青,顿了一顿,说道,“谢谢,但下次别那么冲动了。”


       许诺挠了挠后脑的头发,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坚持的说:“下次那小子再胡说八道,我还揍他!”


       苏凯文笑笑,没有再纠正他。许诺凑过来,坐在他对面的课桌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听说院办的人要找你谈话?你……肯定没事的,老天都眷顾好人。我相信你!还有我们宿舍的那帮,他们也都相信你!还有好多其他的同学,很多人都相信你的,苏老师!”


       “我知道!”苏凯文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有这些“相信”自己的人在,还有项允超,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院办的电话一直没有来,苏凯文和许诺就在实验室里随意的聊天,没话题的时候就各自刷刷手机,看看自己感兴趣的新闻,平常的就像以前苏凯文没课的任何一天。


       “咣!”不知道许诺看到了什么新闻,噌一下子站起来,把桌子都带倒了。


       苏凯文想帮他把桌子扶起来,却被许诺拦住了,疑惑的问:“怎么了?”


       心里一阵打鼓,难道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么?下意识的去看许诺的手机,却被许诺躲了一下,这下苏凯文更加确定许诺看到了不好的东西。


       “到底怎么了?”苏凯文严肃下来,却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没问题,但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诺盯着手机又滑了几下,似乎在确定什么,然后带着震惊和压抑不住的欣喜,将手机举到了苏凯文的面前。


       还是H大的论坛首页!但不同于一天前铺天盖地的诋毁和嘲讽,这一次——


       “【道歉贴】苏凯文事件澄清!”


       “【道歉贴】视频是我伪造的,我向苏老师道歉!”


       “【道歉贴】爬床事件的前因后果”


       “【讨论帖】所谓的黑幕,真相的大白!”


       “【道歉贴】所谓‘事后’照片,真实情况是……”


        ……


       苏凯文记忆好,认得出一部分ID和昨天发帖黑自己的是一样的,可是才短短一天,怎么会?难道是……


       “是项总?”许诺先一步说出来苏凯文的所想。


       也只能是他了,苏凯文抿了抿嘴唇,算是默认。


       “果然是H城的大佬啊,估计他动动小拇指,就能搞定这些渣渣了。”许诺像是自己出了一口恶气似的,脸色也明朗起来,心里暗想,这些人大概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一位怎样的大人物,蝼蚁还想撼动大象!?


       院办的电话来的很及时,苏凯文整理了一下情绪,毕竟情势要比昨天好上太多。


       “加油!苏老师!”许诺送他出门,比了个大拇指。


       进了院办公室,除了张主任,还有人事科的几个主任,樊晨也在。


       由于H大论坛上“逆转贴”的出现,各个主任的提问都柔和了不少,并没有让苏凯文难堪的犀利问题。苏凯文也把“送还手机”的事情原委解释了一遍,经过清楚,有条有理。


       “照苏老师所说,这件事完全是个误会,但在全校师生中间已然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樊晨声音像冰刻出来的,“况且在评审期间,苏老师都不知道‘瓜田李下’,应该避嫌么?跟评审主席接触频繁,很难不让人怀疑你的动机。”


       “我……”苏凯文刚张口,就被樊晨打断了。


       “还是说,苏老师从国外回来,把国外那些‘奔放’的思想也都带回了国?随随便便就能进陌生人的房,和陌生人同居,甚至和陌生人结婚?”樊晨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问话越来越有指向性,也越来越偏激尖酸。


       “樊主任怎么知道苏老师的伴侣是什么样的人呢?”听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苏凯文猛地回头,动作太大差点扭到脖子。


       果然,看到项允超一身笔挺的深色暗纹西装,年轻帅气的脸庞,一双黑眸却锐利很,一派精英模样。他跟在荣誉老校长陈律言后面进来,屋里所有的主任都一下子站了起来,因为前面的老校长,也因为后面这位H城商业圈的帝王。


       看大家见到自己除了惊讶还有疑惑,项允超笑笑,慢慢走到一直注视着自己的苏凯文身边。


       “抱歉,虽然今天的会议是H大内部的事,我本来无权参加,但……”项允超拖长了尾音,手轻轻抚上苏凯文的后腰,迎上他的目光,温柔的像要凝出水,“牵涉到我的爱人,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亲自来说明一下。省的某些不明真相又爱恶意揣测的人误会了苏老师,也混淆了其他老师的判断。”


       说到最后一句时,项允超的目光已经从苏凯文脸上转到樊晨脸上,所有的温柔都已经隐去,只剩冰冷刺骨的寒意。


       而此刻,樊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这不可能的!


       他不相信!


       苏凯文怎么可能和项允超结婚?!


       他不要的苏凯文,怎么可能和H城商业圈里,最耀眼、最有权势的男人成为伴侣?


       这不可能是真的,这肯定是在做梦!


       樊晨深知自己和项允超的差距,人家动一动手指就能让他在H城无立足之地,比起对方的尊贵,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穷酸而又丑陋的乞丐!


       项允超手向上,搂住苏凯文的肩,像是安慰的拍了拍。又转向樊晨,锐利而冰冷的双眸犹如鹰隼般看着自己的猎物,薄唇轻启:“看来樊主任有点怀疑,你昨天不是还说想见我么,嗯?”


       低沉而又醇厚的嗓音,磁性得叫人心头颤动。可樊晨却觉得背脊泛凉,喉结紧张的动了动,却发不出声来。


       “我、我,不是,学校、院方打算,嗯,可以公开替苏凯文辟谣的,澄清、澄清他没有爬床。”缓了一缓,樊晨像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嗓音,有些结巴的开口。他以为这是项允超想要的结果,是他今天出现在学校的主要目的。


       然而,项允超却淡淡的挑起一边的唇线:“你以为,凯文还需要等你出面辟谣吗?”项允超言语直指樊晨,“太晚了,他早就不需要了!有我在,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樊晨怔住,因为他忽然之间,猜不透项允超的目的,既然项允超来不是为了施压院方替苏凯文辟谣,那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真的就是来单纯来见见他?替苏凯文撑腰来羞辱他?


       “项总的能力大家都不会怀疑,这么点小事,您动动手指就能解决,那您今天来,不会只是为了赴我的约吧?”樊晨心里紧张,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只是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在苏凯文面前,被项允超踩压的无力回击。


       “樊主任想多了,你确实还不够格!”项允超没有给樊晨留半点面子。


       不看樊晨已经涨成猪肝色的脸,项允超扭头,再次看向苏凯文,宠溺且温柔,简直与前一秒判若两人:“之前凯文怕引起不必要的关注,一直不让我公开我们的关系,不然估计也不会有今天这场误会。”


       的确,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如果有“项允超伴侣”的这个身份,没有人会相信苏凯文会“舍近求远”,为了拿到职称去爬床什么评审主席,因为那就是项允超一句话的事!


       “但是,善良不代表可欺!刚才进来时听见樊主任说职称评审期间,应懂得避讳,不宜跟评审走的太近,这点我非常认同。”项允超接过身后徐俊递上的一个牛皮纸袋,“所以,我派人连夜调查了一下事情经过,包括这次评审主席周广仁。虽然他本想躲开我的人,好在一些照片、视频他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项允超往前走了两步,把手里的资料放在樊晨面前的桌子上,慢慢推过去,眼神轻蔑又讽刺:“我想,这里面的东西足够能证明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接着,项允超倾身,拉近他与樊晨的距离,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因为凯文,三个月来我一直都在派人调查你。”


       樊晨的脸瞬间从猪肝色变得煞白。


       项允超退开点距离,恢复正常音量:“再告诉樊主任一件事实,到今天,我跟凯文结婚已经整整三个月!”


       三个月!樊晨错愕目光扫过项允超,停在苏凯文脸上。


       三个月前的今天,三月十六号!那是他原本订好要和苏凯文结婚的日子,也就是那一天,为了给沈馨改论文,他抛下苏凯文,没有去民政局。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樊晨喃喃的,像是在问苏凯文,又像不理解的自语。


       “为什么不靠我的能力报复你?”项允超先替苏凯文接了话,言语间,显得有些怜悯,“因为他善良,也因为他不想为了你这样的人给我添麻烦。”


       听完项允超的话,一股寒意从樊晨的心头涌了上来,迅速的游走全身。只要苏凯文公布他和项允超的关系,别说在H大,就是放眼整个H城,还有什么人敢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有什么人敢造他的谣?


       但是,三个月来,苏凯文还是忍受了他这么多次的骚扰和挑衅。    


       他本可以依靠项允超的!


       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这是为什么?   


       樊晨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得自己都觉得有些虚假,还带着一点点的侥幸:“苏凯文,你靠上了这么棵大树,为什么不报复我?为什么不好好利用?是不是……有没有一点是因为以前……”


       “没有!”一直没有说话的苏凯文终于开口,坚定却没有一点温度,“报复是因为还怀‘恨’在心,对你,早已经没有了‘爱’,又哪来的‘恨’呢。”   


       樊晨像被僵化一般,半晌,才认输的垂下了头:“世界上真有你这样的人,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用,居然真有你这样傻子,呵呵……”


       “樊晨,这世上,真的有不掺一点目的和利用的感情。比如……比如我曾经对你,从结婚以后对阿超。我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得到自己追求的一切,不靠任何人任何‘捷径’!或许对你来说,所有能利用能依靠的都是‘资源’,哪怕是爱人,哪怕是感情!但是对我来说,”苏凯文温柔的看向项允超,“我和阿超之间,不是依靠、庇护和利用的关系!我爱他,他也爱我,而且尊重我、信任我!这一点,到现在你都不懂!”


       这一刻,樊晨终于承认自己心在滴血,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疼!他曾经也拥有过苏凯文简单纯粹的真心,但是他却将所有的信任、顺从、关心当做利用的筹码、交换的工具。


       原来,苏凯文真的早就不“属于”他了!离开他,苏凯文可以过得更好,活得更精彩!


       樊晨颓然的瘫坐在椅子上。


       项允超拉起苏凯文的手,走到陈律言老校长面前:“多谢老教授,改天我带子涵去拜访您!”


       离开院办公室前,苏凯文听到陈老校长说:“经过院里研究,决定同樊晨主任和沈馨老师解除聘用关系,并且永不聘用……”


——————


       苏凯文不知道,虽然谣言已破,但此时他依然是H大甚至是H城里最大的新闻了!


       许诺拿着室友买来的各种财经、娱乐杂志报纸,被围了个结实——


       “这上面说的H大老师,真的是苏老师?”


       “苏老师真的和项允超结婚了?”


       “真的是那个商业巨贾天宇国际的项允超啊!!”


       “听说他之前就来咱们学校接过苏老师呢!”


       “我去!我现在去抱苏老师大腿还来得及么?”


        ……


       许诺被吵得头大,挥开他们挤出一条路,坐回自己的床铺上:“去抱大腿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谈一谈之前的赌约了?我的MartinOM-28……”


       “呃,我还有课!快迟到了!”


       “我得去练琴去了!”


       “那个,我约了导师讲论文……”


       转眼间宿舍就剩了许诺一个人。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不信你们永远不回来!”许诺嘟囔了一句,瞥见床上报纸、杂志、手机上各种天宇集团官方的项允超的结婚声明和神秘伴侣H大苏姓老师的猜测,勾起唇角,终于雨过天晴,阳光普照啦。


——————


       这边苏凯文和项允超携手走在H大校园里,徐俊已经被项允超打发回车上了。一开始周围人惊诧、羡艳的目光让苏凯文不自觉的想收手,无奈项允超抓的太牢,挣动了几次之后,便由他去了。


       “我说过,三个月,就公开我们的关系,今天正好三个月,我不算失信啊!”项允超如果不穿这身西装,倒是和校园里那些学生差不多。


       苏凯文知道项允超是怕自己生气,低头看看两人交握的手,感受到项允超手心的温度,让自己很安心很踏实。


      “谢谢你阿超……”苏凯文在一排银杏树下站定。


      “换一句。”项允超坏笑着挑挑眉。


       苏凯文脸色微红,垂了一下眼眸,再抬起时已是满目缱绻眷恋,性感的薄唇吐出项允超期待的——


       “我爱你。”


       也不管周围是否还有人装作不经意的“路过”,项允超一手揽过苏凯文的腰,双唇附上。


       本想加深这个轻松释怀后的亲吻,但项允超突然想起了什么,拉开了俩人的距离,苏凯文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项允超从西装内袋里掏出一个对折的信封,递给苏凯文:“你的生日礼物。虽然迟了一天,但保证你喜欢!”


       对啊,这场闹剧早就让苏凯文对自己的生日无暇顾及了,更别说还记得项允超承诺的生日礼物。苏凯文接过看上去很薄的信封,更加好奇里面是什么东西。


       项允超努努嘴,示意苏凯文快点拿出来看看。苏凯文抽出信封里面的东西,是两张全英文的,好像是邀请门票之类的。“Invitation Letter!Dear Kevin……”随着苏凯文仔细阅读上面的文字,眼睛越睁越大。


       “是Martin Seligman!塞利格曼啊!”苏凯文握着邀请函就像握着无价之宝,“我偶像啊!真的是赛里格曼的讲座邀请函!”


       看着苏凯文一秒变成初高中生迷那些小鲜肉似的脑残粉状,项允超默默在心里吐槽:有那么激动么?结婚也没见你激动成这样!不就是一个什么心理学家么!七十多岁一老头子,有什么好崇拜的!


       “你是怎么拿到他的邀请函的?他的讲座不是每年都有的,就算有一次也不会超过300人!有钱都不一定拿得到!阿超,你到底是怎么拿到的?”苏凯文越说越激动。


       项允超把几乎要跳起来的苏凯文扶好:“好了,再蹦一会儿小心蹦河里去。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有一些美国的商业伙伴么,这次我可是动用了最高级别的合伙人,才搞到这塞什么曼的两张票。”


       “是塞利格曼啊!”苏凯文纠正,持续兴奋中,好像下一秒就要看见自己的偶像,“你知道嘛阿超,他也是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哦,算起来还是我的学长呢……”


       看着苏凯文两眼放光,高兴的已经把这两天的不愉快抛在脑后,弄到这两张邀请函的“曲折艰辛”也算是有了价值。想到三个小时的讲座,都能看到苏凯文眉眼具笑的模样,项允超突然觉得这三个小时似乎也不是太难熬了。


       “还有半个月,那时你也就放假了,听完讲座,我们可以在附近转转,正好补给你一个蜜月。”项允超温柔的像一阵轻风。


       “哦……什么?!”苏凯文一开始注意力还停在邀请函上,随口应着,当大脑分析完“蜜月”俩字时,他终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项允超的脸上。


       “度蜜月啊,”项允超轻轻捏了捏苏凯文微微发红的脸,“那么惊讶干嘛?我也是有‘婚假’的好么!”


       想到可以和项允超一起去听自己偶像的讲座,再一起回母校看一看,一起走在他曾经走过的地方,苏凯文就觉得心被填的满满的,真想暑假快点到来啊!


       “不过去听讲座之前,我们还要去一个地方……”项允超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给苏凯文通个气。


       苏凯文以为也是“蜜月旅行”的一站,好奇又带点兴奋:“先去哪里啊?”


       “宇辰庄园,在长岛。”还没等苏凯文询问,项允超又接了一句,“我爸从公司退休以后住在那儿……”


       说完项允超揉了一下已经石化的苏凯文的头发,往校门口走去。


       见家长!!


       “啊啊啊!”反应过来的苏凯文赶忙跑步追上前面的项允超,抓耳挠腮,“我见你爸应该说些什么啊?”


       “想说什么说什么喽~


       “他有什么爱好?” 


       “以前爱好做生意,现在爱好养花种草。”


       “喜欢什么?”


       “喜欢他儿子。”


       “他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他肯定喜欢你”


       “我要带什么礼物给他?”


       “把他儿子的‘老婆’带过去就行了。”


         ……


———END———


呼~这篇《闪婚》终于完结啦~


因为私心想完结在“W”这一章上,所以就算爆字数也要一章结束!


感谢所有看文的小伙伴们,大学毕业以后就很少写东西了,因为爱等等,爱这对cp,才有了这个故事。文笔不好,经不起推敲的情节就请大家多包涵了(⊙ε⊙)


最后,还是感谢所有朋友,谢谢!

评论

热度(208)

  1. 苦旅漫游默紫V 转载了此文字
  2. Samantha默紫V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