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旅漫游

李易峰陈伟霆

【现欧】难得心动

奶油鱼子酱:

人类无法决定自己何时心动,为谁心动,


而高述觉得,就算是没有结果的单恋也无妨。


毕竟这人生啊——难得心动一次。




*双向暗恋+HE,ooc锅给我*


*10000+一发完,答应大家的高老师视角*




高述从小就人人眼里的“别人家的孩子”,听家长话,成绩名列前矛,不用补课,省心省事儿,性格好。处人处事,不仅会带小孩儿还能哄的老人开心,男女通吃还老少通吃。




小区里的叔叔阿姨把他提溜在嘴边从小夸到大,张口就是,“看看人家高述”,后来干脆改了口,改说“看看我们高述”,仿佛真是自家人一样。




要说他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总被人diss的处女座通病了。强迫症洁癖一个不落,还都挺严重。不过小姑们倒是很吃这套:


——“长得帅又干净的男生也太难得了吧。”




——还是因为看脸。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贴乎完美的人了。




然而高男神的感情问题总令人不解,这种人怎么会从小到大就没喜欢过谁呢?不会真是仙人不食人间烟火吧。


高述自己是没什么急的,这一辈子不过走了四分之一不到,没经历过爱情怎么了。


再有人跑去问他,一半酸意一半好奇,“高老师怎么还不找对象啊?”




“... ...没有欲望。”




男生们笑着哄闹起来,可不是吗,就我们这种俗人才谈恋爱。




高述只轻笑一下,摇摇头。




高述对于恋爱这件事没有抱多大期冀,只当自己是眼光苛刻又不是好相处的人,真的找到另一半大概很难。中学时看《窄门》,书里有一句,“我生活在妙不可言的等待中,等待随便哪种未来。”从那时候高述就想,自己对于爱情也就是这种态度了。




高述似乎少了某个少年时代。不会因为一片雪白的肌肤想入非非,不会跟着谁身上的香气浮想联翩,没有参与过针对哪个女生的热烈探讨,也没有幼稚时期喜欢谁就欺负谁的对象。比起同龄人,高述在对待异性这方面显得有点儿老气横秋——也不知道是不开窍还是真的不惹尘埃。从出生到十八岁那年,高现还没有过怦然心动的感觉。幸好他心里是真不在乎,自己也没犯嘀咕。只想着——




缘分啊,该来的时候就会来的吧。








第一次见到欧阳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也不在什么特别的场合。




大一的第一天,欧阳在大家都收好东西后姗姗来迟,气喘吁吁地拎个行李箱,额角的汗珠在正对着的阳光下格外醒目。


高述见欧阳对他的第一个印象是——这个男生好白啊。


不是那种黄种人该有的白皮肤,甚至是接近某种“苍白”了。如果不是脸颊两边透出不知原因的红,这张脸都会显得没什么生机。


——就在这样普普通通的日子,在宿舍里见到他。




等到其他两个人出了门,高述就收到这个小白人发来的消息。




“你是要去洗澡吗?”




——高述朝边上扫了他一眼,确定人就在宿舍里,一边回了是一边觉得奇怪,不是就在边上吗,为什么不直接问?




“我可以和你一起吗?”




“... ...我不介意”高述清清嗓子开口,“这个不用发微信吧?”




“我认生。”欧阳是这么回的。




一来二去在微信上聊了挺多,高述对这个室友印象应该算是最好——倒不是因为欧气十足给自己抽了ssr,而是因为他那句“我觉得你人比较好,我这个人直觉很准的。”




高述这个人被人从小夸到大,各式各样的夸奖都收到过不少,也自然能分辨夸奖的真假。有的不过是客套的场面话,有的一句夸赞八分醋,有的充满难以望其项背的距离感,而他第一次因为一个人的夸奖感到这么舒服。




不过第一次见面,他就认认真真说,我觉得你人比较好,我这个人直觉很准的。




听来有点幼稚,但是句纯粹没有掺杂其他因素的正向评价。硬要去形容的话,就像小时候吃中药之后给的方糖块,或者重感冒醒来的一杯有点烫口的水。




高述也不忙,对着镜子整整衣服就带欧阳出了门。开学第一天,超市里挤满了人,两个人勉强拿齐了要买的东西去收银台排队。




“等会儿我们十点多再去洗澡吧,不然高峰点人应该挺多的。”




欧阳小幅度点点头。




高述看他低头玩手机,也不刻意去找话题,看上去还要排一会儿,高述就掏出耳机来塞到耳朵里打发时间。前奏还没听完就听到一声消息提醒音,高述瞅一眼,是欧阳发来的消息。




“你平时打游戏么?”




“偶尔玩玩,玩的不多。”


“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有空可以一起开黑”




“好”




“你是不是那种学霸类型的,期末可以带飞吗?”




“可能是”




“啊不好意思,”


“我话是不是有点多?”




“应该是话太少才对吧”高述回完这句,有点想笑。




“这个... ...对不起啊,会慢慢习惯的。”




“现在跟我说话会紧张吗?”




“不是,我只是——”欧阳突然开口出了声,小声开了个头,没有坚持下去。




高述立刻接了话,“没事,你不想说话的时候不用说。”




欧阳这下舒了口气,神态比之前还要放松一些,在键盘上给高述打过去一句话,




“你人果然很好,我就知道我不会走眼。”




两个人拎着塑料袋回到宿舍,另外两个室友还没回来,可能先去了澡堂。欧阳带来学校的行李不多,很快就收完了,把电脑掏出来爬到床上去玩。


上去没两秒,高述就听到他敲木板的声音,然后是一声挺轻的声音,“高述,打撸吗?”




高述有点惊讶,除了他主动找自己以外,还有高述这个名字被他喊出来意外的好听。




“——好。”高述应了声以后把电脑打开,“你是哪个区?”




“艾欧尼亚。其他区也有号。”




“没事,我也在艾欧。”






打完一局正好差不多到去洗澡的时间,两个人拎着洗漱用品往澡堂走。偶尔说上一两句话,有游戏的话题可以聊,倒也不会太尴尬。






“嘶——”进入大澡堂的高述同学觉得自己这开学第一天终于遇到了大灾大难。澡堂快关门的时间,澡堂里不是很挤,但每个淋蓬头下也几乎都有人,最关键的是——




“这地方怎么连个隔间都没有?”要不是习惯于同一个声调讲话,高述觉得这时候的自己可能就要不受控制地吼出来了。




“澡堂应该有隔间吗?”欧阳的疑问又给高述心上来了一刀。




“... ...我们那儿都有。”


“哎算了。”


来都来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高述耸耸肩,找了一个看上去最干净的柜子,拿出湿巾把把手擦一遍,在柜子里铺层纸,然后把钥匙和手机放进去,瞅了眼边上熟门熟路把一个篓子塞进柜的欧阳,心里记着那个篓的形状,想着下次也得去买一个,好像很方便。




高述抓着t恤边缘半天,最后放下,两手抱在胸前站着一动不动。




欧阳三下五除二就脱的干干净净,只用一根食指在背后戳戳高述。




“怎么了?”




高述顺着声音扭头,看到对方赤着的上半身才立刻把头扭回去。




“那个——你先去洗吧,我等人走光了再进去。”




“啊好。”


“那、那我先。”


欧阳小声回了话,心下好奇也没多问,拿着毛巾和沐浴露进了浴室。




等欧阳洗完跑回更衣间,裹上一块大毛巾擦身子,看着依然一动没动的高述忍不住又问,“人少点了,你去洗吗?”






“... ...我,”


“再等等吧。等没人了再... ...”




“你不习惯是吗?”


“我刚才看到有一排没人,可以带你去。”




“一个人都没吗?”




欧阳点点头。




“你可以——跟我说是哪排吗?我自己去就行。”




“你进去直走,在左边,大概靠中间的地方。”




“... ...嗯,好。”


“麻烦你了。”




欧阳摆摆手开始穿衣服,然后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擦头发。


“你去吧,我等你。”




高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硬着头皮洗完澡出来,只记得从洗浴间出来的时候,欧阳还乖乖坐在椅子等自己,他就突然觉得他可爱如天使。




“你没来过公共浴室?”欧阳小小声问他一句。




“嗯——我一般自己在家里洗。”




欧阳又点点头没再说话,跟着高述准备出门的时候却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有什么要说的吗?”最后高述实在忍不住问。




“那个... ...”欧阳顿了顿还是说了出来,“就是,跟你说一下,我们都是在外面脱好衣服进去洗,然后出来再穿衣服的——。”




高述哭笑不得,耸耸肩说我知道,这个习惯我可能得适应个一两年。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




“没有,”欧阳摇摇头,“还能有我奇怪吗?”




回宿舍后的欧阳依然没和另外两个室友搭话,抱着电脑早早上了床。


高述看完书准备睡觉,临时看一眼手机才看到欧阳一小时前发来的消息:




“今天谢谢你陪我。”


“我还是第一次第一天和别人说那么多话。”




日子一天天过去,高述觉得这个学校除了环境差以外,还算说得过去。




欧阳渐渐能和宿舍三个人正常交流,和高述的关系好得多。


高述知道了他所谓的认生就是社交恐惧后,几乎所有班级聚餐之类的必到活动都会保证他在自己视线范围三米内。自己的社交活动也会尽量想喊上他,不过这位倒是不太领情,往往都是瘫在宿舍床上一边狂敲键盘一边喊着今天身体不舒服啊再去人多的地方要死了之类的。




高述很重视眼缘。对第一印象就好的人一向保持足够多的宽容。这种宽容还表现在——




“欧阳。”




“到。”




“老高,”大一上学期快结束,玩的还不错的同班同学白秦终于忍不住吐槽,“你说到底是学委对你有意思还是真看不出来每次都是你一人喊两人的到?”




“我偏向后一种解释。”




“拉倒吧,你连声音都不装一下。”




高述只回应一个沉默的耸肩。




“你说他期末得怎么办啊——欧阳。”白同学不依不饶。




“通宵给他补一下,及格肯定没问题。”




“真羡慕欧阳有你这么一个——”


“好室友。”




高述正要接话,手机一震,是张伟发来的微信消息。




“我今天请假回家了,你方便中午给欧阳带个饭吗?”




白秦瞅着高述复杂的表情,多问一句咋了。高述一边把手机锁屏收到包里一边回答,“张伟说今天没法给欧阳带饭,让我带一下。”




“... ...我不羡慕他了,”白秦幽幽地叨叨一句,“我嫉妒。”


“为什么不自己去食堂?”




“欧阳可能——”高述说出口的一刹那就后悔了,只能放低音量说出后半句,“可能不知道食堂在哪。”




“... ...”




从开学第一天就避免去食堂,张伟人很好,给他带了一次饭,后面的每一天也就顺便带了。




高述从食堂拎了饭给欧阳带回宿舍,才发现他还没睡醒。


“欧阳,”高述敲敲他床边的护栏,“起床了。”




欧阳迷迷糊糊起床,迷迷糊糊爬下床,就那么光着上身,顶一头乱蓬蓬的鸡窝头对高现笑笑,两只眼睛因为肿和强光照射眯成缝,




“哎——是你啊。”




“你昨晚又几点睡的?”高述皱眉看看桌上指针到快一点的钟。




“六点。”欧阳一边打哈欠一边回他。




“你下回还是稍微早点儿睡吧——”


“我哪天应该找篇晚睡猝死的论文推给你。”




“你怎么跟我妈似的。她老给我发那种朋友圈洗脑文。”欧阳笑嘻嘻回一句,就要往门口跑,被高述飞快挡住。“你去哪?”




“去厕所。”




“你——


衣服还没穿。”




“... ...哎真的。”后知后觉的欧阳这才回头从椅子上拿了上衣套上,再裹上厚实的羽绒服钻出门去。




高述看他出了门,从自己书架上拿一个焖烧杯,打开把刚带的饭放进去。


动作井井有条,脑子里乱七八糟,导致盖盖子的时候三次都没对上螺旋纹。


他又深呼吸,对准了把焖烧杯的盖子拧紧,坐回位子上对着墙面发呆。


耳根后的滚烫感这才一点点褪下来。




——以后得记得让他把衣服穿好。




高述这么想完,又咬一下嘴唇。




欧阳很快就回到宿舍,和冷风一起灌入门内,抖抖缩缩回椅子上坐好,看到高述推过来的焖烧杯愣了一下,拧开盖子看到里面冒着一圈圈热气的饭菜立刻开始夸,


“老高——的生活品质果然高。”




高述懒得听他贫,把外套脱了以后挂到衣架上,“你先吃吧,我睡一会儿,下午社团有活动。”


欧阳嘴里塞满饭菜,吱唔着嗯一声。




“吃完以后那个——放我桌上就行,我醒了再洗。”




“好。”




“你以后……”


“在宿舍记得穿衣服……虽然有暖气吧——还是容易感冒。”高述坐到床上把床帘拉上,声音透过一张布,显得吞吞吐吐,还有点闷闷的。




“好啦知道了,你真的很像我妈。”


欧阳咽下一口牛肉,笑着回他。




高述在床上躺好了也没睡着,翻来覆去又坐起来,从床边挂篓里拿出kindle,思绪却飞到几千几里外。


裸体也不是没见过,甚至前段时间被学姐喊去帮忙做毕业作业的时候还亲眼看过好几个,那时候还能面不改色目不斜视地拍拍身边脸红成火烧云的学姐,说一句冷静。


——怎么偏偏换成欧阳,就这么手足无措呢。




考试周前一周停了课,欧阳在连肝了三天游戏以后被雷昊和张伟集体拽下床。


没有参与这场拽下床活动的高述也进行了言语助攻,比如:


——“就算是冬天也不能三天不洗澡吧。”


又比如,“你还是先下来洗个澡吧。”




“欧阳啊,再不学习肯定会挂的。”雷昊苦口婆心,“老高成绩好,我和伟哥也还不错,你只要及格我们就有机会拿个寝室奖,奖金打底就是两千呢。”




“……还有这种事?”


欧阳倒没有多爱钱,只是听上去自己好像等于白赚。




“对啊,来来来,是不是来劲头了,赶紧的,今天就让老高带你复习起来。”




“哦……”欧阳抓抓一头乱发,转向靠在自己桌边的高述。“高老师,我还有救吗?”




高述的眉毛又拧深一点,


“……”


“我教你可以。”


“时间多得很,你先去洗个澡。”




“老高,都这时候了你咋还这么——”雷昊刚开了个头就被欧阳打断了,这时候的欧阳一边蹲着往篓子里扔沐浴露,一边说没事没事,我立刻去,马上去。




洗得香喷喷干干净净的欧阳对着高述的数学笔记看了半小时,最后崩溃地把本子一推。


“高数就跟小姐姐的心似的,真难懂。”




“……?”高述习惯性高冷的表情多出一丝尴尬,只能轻咳两声。




另外两个室友听到也嘶嘶嘶笑了几声,往后几年还总拿高数就跟小姐姐的心似的这个梗打趣。




“你不要想那么多。”高述干脆把椅子搬到欧阳桌子前,拿过笔记本用铅笔勾勾画画,“我这写的很多都是自己延伸的,考试为了降低挂科率会简单很多,也就书本例题的难度。”




“……反正高数真的很难懂。”欧阳对着完全没碰过的教材一头雾水。




“你哪里不懂都可以问我。”




“早知道我还是报经管了。”




“……噗。”高述笑了笑,继续给他勾例题,“经管学的数学和我们一样,高数线代概统,都要学。”




“真变态。”




“我看过你高考成绩,这点东西对你来说真不算什么。”


“喏,”


高述把书递过去,


“今天就把我勾的例题做一遍,不会的晚上我再给你讲。”




就这样,好在欧阳底子好,复习的任务比预想轻松。再加上选择题的欧气加成,平均分在班里还能排得挺靠前。




考完最后一门去海底捞聚餐,雷昊喝得有点多,搂着欧阳的肩膀大声笑着说,欧神不愧是欧神,你小子高考分不会就靠理综选择题拽上来的吧?




欧阳被他搂得有点紧,不太自在地笑笑,手里握一根筷子对着碟子里冷掉的海带戳戳戳。




趁雷昊转身又去搂张伟的空子,欧阳抬头,对上高述朝自己这边的视线,立刻把椅子往高述那边挪一点,得救一般起身捞了一碟菜,边吃边问高述,“你什么时候回家?”




“这周六,我爸妈来接我。”高述把视线收回,盯着空无一物的碟子回答。




“我天!这才是亲爸妈吧。”




“那你要自己坐——高铁?你可以吗?”




“嗯嗯,买了票,约了关学长一起走。”




“哦... ...”


“你跟他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问题脱口而出的瞬间高述也觉得奇怪,看到欧阳没什么表情变化的脸才放下心来,心里有点烦,悄悄用指甲抠着碟子的边。




“可能我太欧了,给他印象很深刻吧——哈哈哈,他自己来找我的,问我买没买票,要不要一起回去。”


“我也是周六走,这几天考完了也没课嘛,我们可以一起开黑。”




“嗯……你说跟我一起吗?”




“对啊。”




高述嗯一声,敲敲在嘴角藏了个笑。




“哎虾滑好了,”欧阳又站起来捞了三个虾滑出来,分到高述的盘子里两个,剩下一个倒进自己的油碟。


吃下虾滑的一刻被烫了舌头,忍着滚烫吞咽下去,喉咙仿佛都被烫了一溜,高述不禁皱起眉毛。这时候听到身边的欧阳略紧张地解释,“你没事吧?这个是公筷夹的。”


高述噗嗤笑出来,说你想什么呢?就是烫到了而已。




嘴上说着没事,高述自己心里的疑惑又多一分。


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无所谓的呢?他夹的菜可以肆无忌惮地吃下,伸手拍自己怎样都没有抵触,还有查到成绩以后一整个揽过自己晃来晃去在宿舍里夸耀,“我们高老师果然厉害。”的时候,也只是觉得:揽得有点用力,轻点儿就好了。




并不是洁癖的情况在大学环境里有什么改善。


而是很明显的,只对这一个人有改善。




这么多年来,高述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是对欧阳很有好感,不像以往对谁的好感,有距离感的欣赏或者觉得人不错。对欧阳的好感对比起来显得微妙,嘴上说着快去洗澡,心里并不是很在意;对他的肢体接触也自然地接受到普通人的程度;接他递来的东西也没有下意识去擦的习惯。




以及,越来越不能忽视的莫名其妙的保护欲和占有欲。




高述在心里把这些线索理了几遍,除了那个不敢做出判断的结果以外,没有任何结果。


高述是个聪明人,十有八九有谱的猜测,却不敢再想。






饿着肚子进店扶着墙出去的四个人回到宿舍,雷昊开了门,堵在门口半天不埋进去。




“主席干嘛呢?快进屋吧,都挺冷的。”张伟上前刚说一句,下一秒,雷昊哗啦一下,吐的满地都是。




场面有点难看,大多数呕吐物都好巧不巧地横尸在高述桌前。




“……”


高述挤进宿舍,看到眼前的场景差点儿两眼一黑,也就杵在干净的一块地上站定了不往前走。呕吐物的视觉和嗅觉冲击让他很难保持冷静。




雷昊吐干净了也就清醒点,接过张伟给他倒的水,漱口以后又擦擦脸,两边脸涨的通红,


“老高啊……这个、这个真的不好意思……”




高述不看他,把头撇向另一边,屏息往后退了半步,“你——你弄脏的自己弄干净,我今晚去外面住。”




“哎,老高你这是什么意思?”雷昊听这话就有点刺了,又逼他更近一点。


“都是室友,难道是我想吐的吗?你这话好像是我多脏一样。”




“你脏不脏你心里不清楚吗?”




“我x,你自己洁癖事儿多还不得了了是吧?”




“哎你们别吵啊。”




眼看着两人要吵起来,张伟赶紧拽住雷昊,一边拉一下高述的袖子。




“等会儿我们一起把你那边扫干净,你去外面住是何必呢?都是室友嘛,和气生财。”




高述立刻把胳膊抽出来,眉毛皱得更紧,声音里不带一点温度。“你别碰我。”




“哟哟哟,给你脸你还来劲了是吧?”


“还嫌弃我们,我们忍你多久了你不知道?”


“高述,你说你这个人——”雷昊见他不说话,依然不依不饶地继续吼,


“也就表面看着光鲜,觉得自己比我们高级?还不是一身你爸妈惯出来的臭毛病?觉得这个脏那个脏,洗个东西不知道要用多少水,除了同性恋以外该有的毛病我看你一个不落。”




高述听到最后一句,握成拳的手不受控制地开始使劲发力,修成圆弧形的指甲都快把掌心压出十个淤青的小坑来。




“老高,”欧阳也上来拍拍他,被他立刻甩开。




“你怎么……”


欧阳有点懵,“你、你怎么了?”




“你别碰我行不行?”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雷昊,高述冷着脸一股脑把气撒到欧阳头上。




欧阳只当他在气头上,还要伸手去拉他,被他一巴掌打开。凝结的空气里,啪的一声响,各位吓人。




“你干嘛?”欧阳这下也有点不快,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劝他,“大晚上的别闹行不行,你平时不会这样的,我知道,就是——”




“你不要好像跟我很熟很了解我的样子,我从小到大没有人了解我,我也不需要谁来了解我,可以了吗?”




“我不需要和你们处好关系,我也不在乎。你们觉得我一身病不能忍是吧,你们以为你们好到哪里去了吗?”


——如果不是这种住校制度硬把四个人绑在一起,你们以为我会和头发乱成鸡窝,三四天甚至一礼拜不洗澡,一个月不会摸一次扫把,吃饭前手都不洗的人一起生活吗?”




“你这是——也在嫌我脏吗?”等高述说完最后一句话,欧阳轻声问了一句,没等到高述的回应,就把卫衣的帽子竖起来转身出门了。




张伟赶紧继续劝住越吵越凶的两个人,“你看看这事闹的——你们就别再吵了,我给你俩拿椅子过来,你们歇会吧,我去把那搞干净。”




张伟拿扫把的时候看了眼表情依旧不自然的高述,跟他说了一句“我发消息给欧阳劝他了,他说没事的,宿舍关门前能回来。”然后随着高述缓和下来的五官叹了口气。




雷昊靠在墙边索性睡着了,高述站在水池前,拧开水龙头,一遍一遍地洗手。




来倒最后一桶水的张伟瞅见他那双手在冷水下通红通红,嘶了一声,“老高,你没事吧?”




高述不作声。




“天这么冷的,你不舒服的话,换热水洗也好啊。”




“没事。”高述意味不明地回了一句。




“我那边打扫了一下,像你上次那样配了消毒液。你看一下可以吗?”




“没事,你先睡吧。”高述关掉水龙头,“我等会再拖几遍,你也让他去睡吧。”




“——好。”


“待会儿欧阳回来,你俩别再——”




“没事。”




高述看着他俩到床上之后,又开了水龙头,中间档的水流。两只手被冰水冲的快没知觉,他却觉得怎么都洗不干净。




原来真正脏的才不是别人。


——是我自己吧。




如果被父母知道自己的性取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雷昊说的没错,自己真是... ...一身的毛病。洁癖,强迫症,同性恋,说出去给谁听都会不能接受吧。


哪有人会接受我这种人啊?




咔哒。门锁开了。


从门外进来的欧阳依然竖着帽子,看到站在洗手台前的高述吓了一跳,然后咬咬牙把帽子拿下来。


“我——我这样,你看着有没有好一点?”




标准的遮脸宅男长发剪掉很多,取而代之的是清爽多了的发型。




“不、不会觉得,看着不干净了吧?”欧阳见他不说话,又小声追问一句。


宿舍里没有灯,唯开着一个昏黄的灯光打在看着小心翼翼的欧阳脸上,高述心里疼的厉害,把头转回洗手池,关掉水龙头,木木地盯着自己的手。




“嗯。”最后只这么应了一声。




“我那有冻疮膏,全新的,我没用过,等会儿放你桌上,你多涂一点再睡,不然这手真要废了。”




“... ...”


“谢谢。”


“今天的事,对不起,我只是——”




“你真的觉得对不起的话,明天我陪你去趟医院吧。”


“不管怎么说,总不能再这么伤害自己。”


欧阳用下巴示意他通红的手。




“好。”高述的心里彻底暖起来,“谢谢你,真的。”






第二天,欧阳陪高述早早到医院,找到了地方以后就说自己先去买点吃的,等会门口见吧。高述说了声好,在长长的走廊上坐了一会,就起身进了房间。




“宋医生——你好。”




“你好。”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高高瘦瘦,推了一下眼镜坐到沙发上,“你随意一点,就当聊聊天。”


“你的情况,之前你室友跟我说过一些了,但主要还是听你说——想说什么都可以的。”




看到高述存疑的表情,医生又补充一句,“你放心,你说的话我会全部保密,这是基本原则。”






“你的洁癖持续很久了吗?”




“是。很小就是了。我父母对我要求比较高——后来就是,自己对自己要求比他们还要高了。”




“那昨天那个情况是第一次吗?”




“嗯。”




“具体有什么原因呢——是因为呕吐物的刺激?”




高述的手在腿上滑几下,表情不太自然,然后苦笑一下问出口:




“医生,你说... ...同性恋是病吗?”


“我一直以为自己的洁癖是嫌别人不干净,昨天突然意识到,最不干净的就是我自己。”


“因为——我是同性恋。”




“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是。”




“高述,同性恋和洁癖,没有任何关系,你只是把他们强行联系起来了。”


“你没有哪里不干净,同性恋和不干净有什么关系?”


“孩子,”医生微笑着继续说,“我这里有很多患者,心理疾病就是恐同,你懂我的意思吗?”


“——恐同是病,同性恋不是。只是一种性取向,和异性恋一样,没有谁比谁高级,也没有谁比谁低级。”




“我对异性没有——那种喜欢,的感觉。”


“一点都没有。”


“我以为只是时间不对,我还没遇上让我心动的人。直到前段时间我真的遇上了,我才发现,原来我是... ...”




“喜欢上谁都没有对错可言,”


“不要因为这种事给自己施加压力。”




“... ...嗯。”




大概过了快一小时,高述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医生最后嘱咐他,如果再有情况的话就给他打电话。高述说一声谢谢医生就和他道别,一扭身看到拎着两个小袋子的欧阳,大概是被冻的,鼻尖红红的。




“医生怎么说?”欧阳把面包店买的牛角包递给高述。




“没事,就是家庭环境导致的,昨天恰好被刺激到,症状就严重了一点——”


“建议我以后生活充实点,其实我觉得我生活还蛮充实的。”


高述小口吃着面包,省掉了所有关键部分的讨论。




“呼——听上去问题不太严重。”欧阳笑起来,“以后你多跟我打打游戏就好了,不至于那么大压力。”




“好。”




“来,我刚买的可可,现在应该还烫——”欧阳说着打开热可可的盖子,小口抿了一下,下意识递过去,“正好能喝的,趁热喝吧。”




高述接过杯子正要往嘴边送,又被身边人夺回去,从口袋里拽出手帕纸一阵擦。“我我我忘了,你别喝这一块就行,我再给你擦——”




高述拿过纸杯,笑着说了声我没事,然后喝下一口温度正好的热巧克力。




“谢谢你,很好喝。”






高述自那天之后,接受了喜欢欧阳的事实。


对他来说,欧阳就是个浑身散发着阳光的小太阳,是在任何时候都能给自己带来温暖和安慰的存在。


其实欧阳并不是一个容易让人往“温暖”这方面想的人,白的过分的皮肤,不怎么对人笑,高挑,瘦,五官不像韩剧里的男主角,倒像苦情位的男二号。再加上社恐的原因,很少说话,只有打起游戏来才显出蠢萌的性格特征。


但在高述眼里,他的每个特点都暖洋洋,每个特点都值得自己喜欢。


人类无法决定自己何时心动,为谁心动,而高述觉得就算是没有结果的单恋也无妨。他依然感激自己在这样的日子里遇到欧阳,为一个这样的人心动。




日子就这么过下去,高述从陪他熬夜开黑,到拽他出门逛超市吃饭看电影。欧阳拒绝超过两个人的社交场合,高述也就不勉强,两个人单独的活动倒也好。


高述没想过要得到怎样的感情回应,只觉得自己待在他身边,对他好,就足够顺应自己的心意。




直到一年后,看到食堂开了新窗口里有鳗鱼饭,高述记得欧阳每每去日料店都要点,又听说这家味道挺正宗,就顺手给欧阳打包一份带回宿舍。




“哎,欧阳呢?”


破天荒不在宿舍,真是很罕见。




“去漫展了。小白打了个电话,不情不愿就去了。”




高述心里一沉,“这样啊——”


“挺好,难得。”


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了一阵,把带回的鳗鱼饭扔到垃圾桶里。




之前好像是对小白印象很好来着。


说是漂亮的小姐姐——没想到这么快就约出去了。


这社交恐惧也是有例外的吧,就像自己的洁癖对他例外一样。




高述坐在位子上一阵烦躁,想起去年医生说的话。




“喜欢上谁没有对错可言。”


——自己又是有什么立场生气呢?




听着雷昊一阵小戳小捣更是心烦,高述起身拎上桶,说去打水。




本来心里就乱的很,回到宿舍又和雷昊起了争执,高述揉揉太阳穴,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伟拿着拖把收拾争执的残局,慢吞吞说了起来。


“我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同性恋这件事,我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换别人我受不了,但我当你是我哥们。我劝你早点放弃,或者——就直接和欧阳说清楚。”


“他大大咧咧的,什么都发现不了。”




“欧阳除了性向,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我的人。”




“——哎。”


张伟拖完地叹口气,“你自己冷静一下吧。我该说的也就这么多。”






高述一个人在宿舍里还没坐到一小时,欧阳就回了宿舍。




“伟哥说你又……复发了?你没事吧?”




“呼,我知道了。”


“我把外套脱了,你往我身上喷点消毒水吧。——湿巾也给我,我擦一下手和脖子。”


“现在我可以过去你那边了吗?”




高述的神经立刻放松下来,心里却不是滋味,点点头又迟疑着说,“我把卡都抽完了。”




“卧槽,不是说好一起抽的吗!”


“绝交一分钟!”




两个人死寂了一分钟,欧阳可怜巴巴开口,“真的一张都不剩了吗?”




“其实还有十张。”


“其实有件事我犹豫了很久,在想要不要放弃算了。”


——毕竟,你总要有属于自己的感情。


“如果你十张里抽到ssr,我就继续。”




“那我肯定能抽到。”




高述微微咬起下嘴唇,没敢看他,直到听到欧阳再次发出声音,“全r?这不科学,我运气没这么差过。”




高述苦笑一下,“是我运气不好。”




“啧,就知道你会忘记分享蓝符。”欧阳吹着口哨拿着最后一张卡抽出了ssr,“喏。”




高述一时语塞,心情复杂起来。




“我真的不懂——”


“做选择的是你自己,明明满脸写着不愿意,为什么要别人来帮你选择放弃?还赌这种概率事件。”


“能不能别这么哈批,我都要看不起你。”




高述沉默一下,长长叹了口气,“我现在特别想揍你。”




“……哎?为啥。”




“算了。”高述耸耸肩,想起张伟的建议,手里的笔又转几下。




过完考试周后照旧宿舍聚餐,这次是高述喝了点酒,在街上晃晃悠悠站不太稳。




“要不你俩先回去吧,我扶着他会慢一点。”欧阳馋着高述冲走在前面的张伟和雷昊喊一句。




前面两位挥挥手告辞,欧阳觉得好笑,“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的。”




“……你真的很烦人。”




两个人没说话,在雪里走了一阵。




“你对小白真有意思?”




“……哈?”意识到是在问自己,欧阳懵了一下立刻摇头,“没有啊,怎么会这么想?”




“没事。”




“那如果她喜欢你呢?”




“就委婉拒绝她吧——我觉得应该不会吧。”




“那如果是我呢?”




“她肯定喜欢你!不过我觉得没有本子喜欢——本子是真的挺喜欢你的,前几天还来跟我打听,问'高老师的爱好'之类的……不过我没说很多。你说高老师本来是我叫的,怎么你就成全年级的高老师了?现在干脆又多一级。”




“……噗。”高述被他的一阵叨叨逗笑了,然后站稳了又重复一遍,


“我刚才是问,如果是我喜欢你呢?”




空气不知道安静了多久。


高述记得上一次两个人这样的相持局面还是去年,欧阳因为自己一句话大半夜跑去学校边的理发店剪了头发。


也是这样周围全是黑暗,只剩头顶昏黄的灯。




欧阳的表情变化了几次,最后勉强挤出一句,“你、是真的喝多了。”




“对不起。”


“——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本来想,如果你有喜欢的人,我就放弃算了。但你说的对——”


“我从小到大没有放弃过什么事。不告诉你就放弃,我更不愿意。”


“我不管你是觉得我恶心也好,对你有所企图也好,还是想——告诉你吧。我知道你喜欢有话直说的人,你也是这种人,我也不想让你看不起。”




欧阳把头低下一点,掰起手指,高述看不到他的表情。




“你有什么话都可以直接说,以后觉得尴尬我调宿也可以。”




“你之前让我抽卡那次——说不知道该不该放弃的,就是我吗?”欧阳终于开口,声音轻轻的。




“嗯。”




“我知道了。”


“我……没有谈过恋爱。”


欧阳笑一下,声音更小一点。




“我也没有。”




这点欧阳倒是没料到,有点吃惊地瞅他一眼。




“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


平静地说完这句话,高述又对欧阳笑笑。




欧阳被他一个笑容整的有点局促,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


喜欢依赖一个人,并不仅仅是社恐和懒而已。只有在高述身边,他才能完全放松下来。




欧阳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只知道总是很在乎高述的感受。




他说要记得穿衣服,他就再也没光着身子出现在他面前;他说要早点睡觉,他再迟也没超过两点;他说——和顶着一个鸡窝头的人生活,真的受够了。




他第一次有那么难受的情绪涌上来,却没有争辩一个字,只是转身出门去剪了头发。




这些事的原因很难解释,不是第一眼见到就有的超高好感能解释的通。




直到现在这个比自己高一点的少年在眼前,真真切切说,“我是真的喜欢你。”




欧阳觉得一瞬间,所有的东西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




“……真是不巧。”


“你应该是我喜欢的第二个人。”欧阳最后抬起头,冲高述咧开嘴笑。


“第一个人叫新垣结衣。”




高述愣了两秒也笑出来,一把把这个熊孩子揽到怀里。




“我还是觉得很魔幻。”


欧阳闷闷地说一句。“你怎么就会喜欢上我呢?我觉得我这简直就是拿了偶像剧女主剧本。”


“哎……”欧阳又沉默一会,似乎在回忆这一年的事,最后只感叹一句:




“高述——”


“你这人,真的太难懂了。”




“我不是说过吗,一年前就跟你说了。”




那时候大一的小欧阳缩在椅子上,刚吹干的头发还软趴趴的,烦躁地说着高数真难懂。


他看着他蹙起的眉毛笑着回他一句,你哪里不懂都可以问我。




“所以现在也是一样。”


“你哪里不懂,都可以问我。”








世界上一定有这种事——


某一个特定的时刻,彼此的心动都是人生的初体验。


人生啊,难得心动一次,


而难得有这种巧合,不在一起的话,实在太可惜了。




fin.




>>


没想到写的比《天生一对》还长——


依旧是只能靠自己脑补的双向暗恋,感谢看完的每一个小天使,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

热度(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