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旅漫游

李易峰陈伟霆

难得情深 .60【完结】

水煮了一只盖:



林皓把黏答答的内裤甩到地上,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着正准备给他热牛奶的Bill。


“我明天穿什么回去啊!”他控诉道。


Bill笑了笑,把牛奶倒进杯子里,“我有新的,给你穿。”


林皓嘁了一声,扭过头去。Bill把他折腾惨了,射完一回又被压着做了两次,现在腰酸腿软地趴在被子里,痛苦地想着明儿还要早起回京,爸妈在家等着他过除夕。


“你明天真的打算睡一整天啊,”林皓抱住枕头,光洁白皙的手臂从被子里露出来,“一个跟你吃年夜饭的人都找不到吗?”


Bill低头把装着牛奶的杯子放进热水缸里,“干嘛,想留下来陪我啊。”


“你明知道这次不行……”林皓嘟囔着。


他已经连续两年没跟爸妈过除夕了,这说不过去,但要把Bill一个人撇在异乡,他又心疼得不是滋味。


“要不你跟我回家过年去?”林皓突发奇想地提议道。


Bill头都没抬,淡淡地回了一句:“别闹了。”


林皓转转眼睛,坐起来,“干嘛,你怕啦?”


“我怕什么?”Bill问他。


林皓撇撇嘴,“你说怕什么。”


其实林皓刚才的提议并没有要带Bill向家里摊牌出柜的意思,只是想着跟爸妈说领一个在异地没有亲人的朋友回家过年,这理由绝对能蒙混过去,但Bill一句“别闹了”,立刻让他有种不安的别扭感,试探性的话控制不住地就问了出来。


Bill没直接回答,背对着把杯壁擦了擦,然后端着牛奶朝林皓走来。他坐到床边,把热好的牛奶放到林皓手里。


“如果你准备好了,”Bill宽大的手掌包住林皓的手,看着他,表情很认真也很平静,“只要你说好,我随时都可以跟你去见伯父伯母。”


他说得笃定,没有任何被迫表忠心的伪装和不情愿。林皓看得一愣,自己脸上反而开始有些挂不住。


Bill讲到了一个关键,就是,林皓有没有准备好。


要说家庭背景,Bill只有一个管生不管养的父亲,没话语权,Bill做什么都不需要向他交代;论外界舆论和地位,Bill在这行混得久,私生活早被狗仔们写得天花乱坠,从前影响不了他,往后爆出有同性恋人,也算不上什么让他混不下去的惊天爆料。


但林皓就不同了。对内对外,他都需要给个说法。父母这关得过,外界方面只有等事业地位稳定了,他才有不惧面对一切的资本。在此之前,不要说想不想能不能,就连心理上这一关,他都是怕的。所以这么一想,他有种Bill明明已经万事俱备,差就差在他自己而已的感觉。


林皓底气不足地哼哼着,“就问你两句,这么认真干什么……”


这话听着是埋怨,手上却捏着人不放,又是一个磨磨蹭蹭的撒娇。


Bill坐过去一点,把人往怀里带,“我都没关系,”他两只手包住林皓的手,一起捧着牛奶杯,“你的事要紧,慢慢来。”


林皓没说话,身子又往Bill怀里靠了靠。两个人一起静静地看向手里捧着的牛奶,掌心都被捂热了。


过了许久,林皓才声音粘粘哑哑地开口道:“那你明天,真的不跟我去我家么,我可以找个理由混过去的……”


Bill低头亲亲他的脸颊,“真的不了,我想趁这两天好好休息一下。”


林皓垂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表情又俏皮起来,故作遗憾地感叹道:“哎可惜了,明天可是我们的分手纪念日。”


Bill愣住,反应了两秒才笑出来,“不怕,”他用牙齿轻轻磨咬林皓的颈窝,“我们可以情人节补上。”


林皓回头瞪他,撒着欢儿地把脑袋往对方怀里拱。


 


真正等到要补过阳历分手纪念日的这一天情人节,已经是年初七以后的事了。林皓在家陪了父母小半个月才跑回别墅。


他把家好好打扫了一遍,还买了食材屯着,想着等Bill杀青回来后,俩人窝在家里好好休上几天。结果Bill没盼回来,倒盼来了尧哥叫大伙儿去他家聚餐的消息。


其实每年过完年去尧哥家聚一顿,已经成为这伙人的惯例,今年也一样。只是千不挑万不挑,偏偏挑在情人节这天。群里有家属的立刻不高兴啦。


陵端嚷嚷着烛光晚餐都订好了什么都计划好了,何慕看热闹不嫌事大,说订了也可以取消。陵端气死了,问你哪边的,你不用陪你家晓晓啊,何慕回答说晓晓表示没关系,虽然他也很想过二人世界。两个人就在群里你一句我一句地吐槽起来,最后主题变成了:“尧哥怎么这把年纪了还不好好交个女朋友结婚?”,连同样表示情人节聚餐没关系的热巴和在国外赶不回来的晴雪都参与进了讨论。四个人嘴炮功力不相上下,逻辑清晰,有理有据,越说越起劲儿,终于把潜水状态的尧哥炸出来了。


“都干什么!啊!?造反呐!”尧哥那一口说不清是港腔台腔的独特口音从语音里传来,“当我像你们似的还有个假期可以休哦!我已经开始忙了,只有14号有时间!”说完又气不过地补上一条,“你们看看林皓和Bill,人家两个整天见不到的都没站出来说!多懂事!你再看看你们!”


————天地良心,林皓那会儿正在跟Bill打电话,商量着到底是去聚餐还是窝起来过二人世界。


“你定吧,我都行。”Bill在电话另一端回答道。


“嗯……”林皓正躺在床上,手指头绕着抱枕边缘的麻花线,“你情人节那天才杀青,下午回来,我也没做什么特别安排……”说着想到什么似的,噗嗤一声笑出来,“算了算了,那就去吧,还真要补什么分手纪念日啊。”


Bill也跟着笑起来。林皓听着对面松快沉稳的笑声,感到一阵安心。


林皓知道,刚跟长清坦白的那段时期,Bill整个人都乌云盖顶的没什么精神。实际上,从他们和好开始,Bill的举止里就带着一点“我做错了事就该无条件补救”的意思,尽管他掩饰得很好,但总有一闪而过的紧张和不自然会被林皓捕捉到。


这是林皓不愿意看到的。


恋爱不是打官司,赢了就判对方百依百顺地接受惩罚弥补过错,等刑期过了,两个人再平等相处。这样岂不是很可笑。林皓想要的,是一个反省后懂得认真恋爱,同时又不会总记挂着对自己有所亏欠的Bill。如果内疚会阻隔两个人之间的亲密,林皓会觉得非常遗憾和难过。


不过好在他们已经走出来了,能像现在这样大方地谈论和调侃过去而不觉尴尬,林皓真的很欣慰。他自顾自叹了口气,被对面的Bill听到,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林皓抿着嘴转移话题,“你情人节那天早点回来,我们一起去尧哥家。”


Bill答应着,结果当天飞机晚点了,他拖着行李箱直接赶到尧哥家。


进门时,热巴跟苏晓晓正绕着一桌菜找角度拍照,说这么满满一桌,不发朋友圈拉仇恨可惜了。陵端也跟着拍,被热巴吐槽直男审美真可怕。尧哥跟何慕在另一边挑酒,林皓拿了几个杯子过来,看到Bill来了,立刻凑上去,很快地亲了他一口。


结果还是被何慕看到了。


“哎哟哟哟哟,”何慕一只手挡着脸,从指缝里瞅Bill和林皓,“辣眼辣眼啊,在这样我给你俩拍下来。”


林皓笑着朝他砸了两个木塞。


 


一大桌菜,几个人喝酒聊天,竟吃了两个多小时才歇下来。


Bill一开始还不肯喝酒,说他跟林皓得有一个人开车,林皓想喝,他就不喝,被何慕跟热巴合起来“吁~~~~~”。林皓在一旁捧着酒杯,小脸儿红扑扑地看着自家恋人,笑而不语。


尧哥看不下去了,大大咧咧地给Bill倒酒,“喝呗!喝多了都住我这,又不是没房间,”说完冲着其他人,“你们也是啊,喝多就住这!”


陵端开始嘀嘀咕咕,说还想跟热巴二人世界呢谁要住这儿,被尧哥一顿训。


几个人吵吵闹闹地,吃饱喝足了,要搓麻将。何慕跟陵端去抬麻将桌,林皓独自去了露台,说要吹冷风醒醒酒,不然一会儿脑子糊涂了,要输钱的。Bill从卫生间回来时,正看到林皓合上露台的落地窗。他转身从衣架上拿了自己的大衣,跟着去了露台。


“怎么自己跑出来了,”Bill敞开大衣衣襟,从身后把林皓包进怀里,“想感冒啊。”


林皓仰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嘴里呼出白白的热气。


“我去年这个时候,是不是…”林皓缓慢地眨巴眼睛,声音轻轻地,“…也喝多了,来着?”


Bill想了想,“是,喝醉了,然后打电话给我呢。”


林皓懊恼地叹了一声,捂着脸,“太丢人了。”


“我觉得挺好,”Bill把脸颊贴向林皓,手臂又收紧了些,“你那天打给我,我才知道你还想着我,我还有机会。”


林皓把手从脸上拿下来,伸到大衣里,跟Bill的手十指相扣,“你当然有机会,”他侧过头,蹭着Bill的脸颊重复道,“你当然有。”


人非草木,有感情就会有牵扯,有牵扯就避免不了伤害,无论有意还是无意。钉子从木桩上拔下来也会留痕迹,开伐过的裂痕不会再合上,如果能够直视并且大方地允许有伤疤存在,那么两个人就永远都有重新在一起的机会。因为这份愿意继续下去的心情,比什么都重要。


Bill侧过头,吻了吻林皓还在喃喃低语的嘴唇。对方微醺地眯着眼,冲他笑起来。


不远处有烟花绽放,照亮了整片天空。两个人抱在一起看了一会儿,林皓觉得冷了,拽拽Bill的手指头,“进去吧,他们桌子差不多摆好了。”


Bill搂着林皓一块转身,“我看你就是跑出来偷懒的。”


“啊,你说对了。”林皓笑得一脸调皮。


两人一起朝泛着温暖橘光的客厅走去,身后烟火绚烂,像是整片银河璀璨落下。






end






是真的真的完结啦


不是假的假的完结啦


 


感谢看完这个故事的每一个小可爱!


快两年了,有从头追到尾的,也有中途看起来的。有的看一篇点一篇喜欢,有的追到最后没粮了,就回去重温,重温的时候有感想就继续留言。每次遇到这样,其实我都很开心,说明写的故事被人喜欢啊^q^


难得情深这篇文,是我写的第一篇,长篇,并且完结的,BL,同人文。我写大纲都用掉了一整个40页A4的笔记本!当然,上面不止有难得情深的大纲,还有一些别的脑洞,后来都被我移到另一个本子上了(目前以理想型的大纲为主)


想写的太多了,但你们也知道我的手速嗯(。)


让我慢慢屯着慢慢写吧,把浪漫的事都给他们俩,直到我想不出故事。


 


言归正传:


正篇到此完结,大概会有1—2篇番外和三十题的后十五题。前面所有章节在这期间修改了三分之一,情节没动,只是把一些再看时觉得傻乎乎的描写和修辞改了改(捂脸)等我都修改完了,就会交去校对。


是的,会出本!


其实刚开始写的时候没想过出本,我太懒了。但是看到有人提出希望出本收藏,我就觉得那好,你们喜欢的话,我就出(雀跃)


本子的事我开始准备了,等我一阵子,如果那时还有心收藏这个本子的话,咱们直接预售见(wink


 


最后,真的谢谢每一位给我红心留言小蓝手鼓励的你们,有你们喜欢我的故事,我特别开心。



评论

热度(595)

  1. 一个花痴姐姐(´▽`)ノ♪水煮了一只盖 转载了此文字
    霆峰
  2. 林子大了水煮了一只盖 转载了此文字
    之前不太敢看bill的故事,但这个故事真的很棒。说实话是因为难得情深这个名字点进来的,看时的心境就好...